天下課的時候,我的肚子突然咕嚕了一聲,然後腦中瞬間浮現麥大叔闊嘴大笑的小丑臉。
 
好吧,擇日不如撞期,就去狠很吃他一頓雙層牛肉起司堡餐吧。
 
一進到麥當勞裡面,遠遠的,就看見角落有張桌子,坐了三個我的學生。
(白底藍袖的體育服,實在是太好認了)
 
其中有一個,上禮拜還被我沒收了一本小說,外加吼了一頓。
 
恩……還是坐遠一點好了。
當下,反射性的,我挑了一個離她們最遠的座位。
 
看到這,大概會有讀者覺得納悶:
「看到學生,就看到學生阿,幹嘛要避開呢?」
 
我只能說,沒當過老師的,恐怕很難理解那種感覺。
 
並非因為討厭,所以不想在校外遇到學生。
而是因為一種微妙的,尷尬。
 
你曾經在校外遇過老師嗎?
 
那種感覺很怪對吧?
好像應該跟他打個招呼,說聲老師好;可是又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打完招呼,接下來要說什麼呢?
好像也沒什麼好說的,總不能在那邊「老師好、老師好、老師好……」跳針個不停吧。
 
老師遇到學生,基本上感覺也很類似。
 
當下泛起一陣「在茫茫人海中巧遇」的驚喜,然後驚喜完,就只剩下很奇妙的尷尬感。
兩方都晾在那,說不上什麼話,又不知道該怎麼退場。
 
總之,就像老闆在公司外,遇到員工;醫生在醫院外,遇到病人;兩方都有著說不出的尷尬感。
(如果遇到的那個人,跟你特別投緣,或是比較相熟,那當然又另當別論了)
 
挑定了位置,放了一件薄外套來「佔位置」,我刻意目不斜視,假裝沒有看到那三個學生,直接走到櫃臺點餐。
 
「待會就專心吃,應該也不會打到照面啦。」我有點鬆了一口氣,內心盤算著。
 
「請問要吃點什麼?」女服務生的聲音挺清脆的。
「二號餐,漢堡只要牛肉和起司,其他通通不要加。」我點的超順的,就跟往常一樣。
「妳還記得我嗎?老師。」
 
不會吧?
又來!
 
我猛一抬頭,眼前,穿著員工制服的女孩,對著我微笑。
 
「……」我看著那張清秀的臉蛋,有點熟,可是又喊不出名字。
「妳是畢業生,對吧?」我趕快笑問。要跟老師打招呼,需要不小的勇氣,基本上我不想潑學生冷水。
 
「老師,妳出書了,對吧?」女孩說:「我都有上妳的部落格,follow妳的文章喔。」
「是喔,哈哈……」喔買尬,我突然拼湊出一些回憶了。
 
這女孩,以前還蠻常被我唸的。
因為她上課比較不專心,通常都不太動筆,比較喜歡動口聊天。
 
「哈哈,哈哈……」我突然覺得很不好意思。
 
眼前的女孩,看起來似乎毫不記恨,反倒是我,自己在那邊暗暗心虛。
 
點完了餐,跟女孩說了掰掰,我回到座位,還是有點不自在。
才剛啃了幾根薯條,咬了幾口漢堡―――
 
落地玻璃外,又閃過兩雙忍笑的眼睛。
 
好吧,認了,今天我跟學生很有緣。
兩個女學生,相偕走過麥當勞,一邊聊天,一邊用眼角餘光打量正打算大口咬下漢堡的我。
 
以後,還是到遠一點的麥當勞好了……
 
 
我突然想起,高中的時候,有個年輕又風趣的歷史女老師,曾經在課堂上說過的話。
 
「我不太習慣下課時間去上廁所,」她說:「因為廁所裡都是學生,而且學生常常用很驚訝的眼神看我,彷彿在說,老師,妳怎麼會在這?!」
 
「老師難道就不會大便嗎?」她很豪邁的往講桌上一拍:「老師也是人阿!」
 
那時候,全班邊聽邊笑,連我也笑翻了。
 
別人都說,教書教久了,就會「桃李滿天下」。
怪的是,怎麼我只有一種「仇家滿天下」的心虛感?
 
天天都在罵人、唸人、罰人,還真不知結下了多少樑子,得罪了多少人哩。
 
儘管心虛,可一但進了學校,該管的還是要管、該罵的還是要罵、該罰的還是要罰。
我只能催眠自己,久了,道行更高,就不會在那邊偷心虛了……
 
哈哈哈哈哈~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