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彈珠.jpg  

週前,奮力嚎哭,初生的你。

 

術後第二天,剖腹產的傷口讓我躺在床上動彈不得;一個最輕微的挪移,都會撕扯出劇烈的痛。

我幾乎沒有心思去想到你,只覺得整個人筋疲力盡。

 

第三天,用手按著肚皮上近15公分的傷口,讓老公用輪椅推我到嬰兒房看你。玻璃牆內的你,閉眼皺眉,滿臉通紅。

難以言喻的感覺衝向鼻頭,我窸窸窣窣哭濕了兩張衛生紙。

 

第四天,我抱到你。

那一瞬間,我終於確定:我好愛好愛,好愛你。

 

親愛的,我賦予你血肉;你卻給了我截然不同的人生意義。

這是人世間最神奇、最美好的互惠。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