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11點49分,我拿著手機,一個人坐在公園長椅上。

對,就是今晚;今晚我一定要蒐集到那隻女鬼。

 

距離12點,還有11分鐘,她還不會現身。耳邊有嗡嗡聲,我反射性的伸手亂揮一陣。

幹,死蚊子。

我嘴裡一陣嘀咕,眼睛繼續盯著手機螢幕。

吸血鬼8隻、喪屍23隻、吊死鬼7隻、貞子5隻、無頭屍9隻、嬰靈6隻、地伏靈14隻……

 

嘖,玩「閻王夢」已經好幾個月了,盡抓到一些等級不怎麼樣的鬼怪。

說起來這家遊戲公司還真會動腦筋,自從五年前「寶可夢」全球爆紅開始,各種捕抓遊戲就如雨後春筍般的被研發出來;有抓「世界貨幣」、抓「各國美女」、抓「逃犯」……這陣子最紅的就是「閻王夢」。

 

「閻王夢」能在氾濫的捕捉遊戲中脫穎而出,因為它實在是太有話題性了,這些虛擬的鬼物看起來逼真又恐怖,而且在墳墓區、鬼屋景點、醫院太平間之類的地點最容易出現;它深深勾起玩家們越怕越想玩的矛盾心情,還成為把妹利器;不少男生打著抓鬼的名號,帶心儀的女生去荒廢的醫院、火燒過的空屋找鬼,當四周鬼影幢幢,女生尖叫的當下,再順勢摟肩抓手的安撫女生;這下鬼也抓到了,妹也把到了,真是划算極了。

 

而且,最早的寶可夢只能用寶貝球來抓精靈,「閻王夢」可不一樣;你得判斷現身的「鬼」是甚麼種類,吸血鬼要用十字架來抓、喪屍要用機關槍來爆頭、貞子要用電視遙控器來抓、嬰靈則要用上奶嘴……分類不明的西方鬼類要用聖經來抓、東方鬼類則要靠符咒……

 

總之工具要選得快、出手更要快;閻王夢裡的妖魔鬼怪來無影去無蹤,通常現身20至40秒就消失了,如果沒抓到就得碰碰運氣,看牠們會不會再類似的時間點,出現在相同地點。

 

「嗯,紅衣女鬼應該差不多要現身了……」我看看螢幕上的時間顯示,心裡暗忖:「待會應該可以用符咒來收她吧~」

 

我追蹤這隻紅衣女鬼已經三天了,第一次見到她,是大前天半夜12點。

當時我正坐在書桌前一邊吃著泡麵,一邊無聊的拿著手機往樓下的公園搜尋;隔著湯碗裡蒸騰而起的熱氣,突然,我瞥見螢幕上一抹鮮豔的紅!

 

我放下手中的泡麵,定睛一看,靠!居然是一隻長髮紅衣女鬼!我拿著手機火速衝到樓下的公園,可惜~那隻紅衣女鬼早已不見芳蹤。

我不死心的在公園四處搜尋了一會,這才心有不甘的慢慢走回房間。

 

回到房間,我一邊吃著已經冷掉的泡麵,一邊查這隻女鬼的資料。奇怪,怎麼網路上還沒半個人抓到這一隻鬼?

 

莫非……

 

莫非這是終極限定隱藏版的鬼物!?我興奮的從椅子上跳起來!雖然今天晚上沒有抓到她,但是這幾天她很有可能會再次出現在公園,我只要守株待兔就可以了!

第二天晚上,我從11點半就開始摩拳擦掌的等在小公園裡,等著等著,嘶,膀胱一陣發脹,早知道出門前不要先灌那麼一大杯可樂,實在忍不住了,我三步併做兩步伐地跑回家上廁所,當我小跑步回到公園,才剛打開「閻王夢」的搜尋功能,馬上看到那隻紅衣女鬼的背影!我熟練的打開工具箱,突然,螢幕上的她轉過頭,直直的,看向我。

 

我瞬間呆住了。

她的眼神銳利如刀,灰白帶綠的臉上帶著令人不寒而慄的恨意。

 

那詭異的視線讓我全身一冷,我整個人呆住了;下一秒,她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我這才回過神來,趕緊在四處搜尋她的身影,嘖,可惡,找不到了。

 

話說回來,這個紅衣女鬼真的是讓我大開眼界!

現在的虛擬技術比起寶可夢剛推出的時候早已經改良了不知道多少倍;但是這隻鬼居然可以做得這麼……應該說是栩栩如「生」嗎?欸,這麼說也不對,鬼明明就應該是「死」的;總之,她看起來真他媽的嚇人,我之前抓的所有鬼物和她比起來,根本只是小兒科等級。

 

嗯,11點59分,她應該差不多要現身了。

我把遊戲切換成補抓畫面,起身,拿著手機在昏暗的公園裡搜尋……

看到了!她在蹺蹺板旁邊!我興奮的點選符咒,不斷的將符咒往她身上貼,咦,奇怪,怎麼沒反應?

這看起來明明就是東方的鬼啊,為什麼符咒收不了她???

 

我困惑的抓著腦袋,螢幕上的她,開始緩緩把臉轉向我。

我本能性的停下動作,看著她。

 

一雙帶恨又震怒,滿是血絲的厲眼,透過螢幕直直的射向我,接著,她開始發出淒厲的笑聲。

 

不可能!怎麼會有聲音?我的頭皮發麻,全身寒毛直立,下一秒,她開口了……

「醒醒吧你,同類要怎麼抓同類?」說完,又是一陣極度刺耳的笑聲。

 

同類?

 

她是什麼意思?

她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瞪大眼睛,腦中一片混亂……

不!根本鬼話連篇!!我大概是玩遊戲玩瘋了,開始出現幻覺了!!我拿著手機拔腿就跑,一路直奔家門,沒命似的往屋裡衝去。

 

入眼,是老媽和老爸的身影,他們正坐在客廳沙發上,低頭看著什麼東西。我跑到老媽身旁,想告訴她我剛才在公園撞鬼的事!可是,不論我怎麼大聲喊她,她只是低著頭,一臉悲傷的看著手裡的簿本。

 

老爸!!老爸!!我急了,對著老爸大喊;老爸也和老媽一樣,完全無視我的存在,只是兀自摟著老媽的肩膀。

老媽突然放聲大哭,不停喊我的名字,不停說她捨不得,而老爸則是紅著眼睛,讓老媽把頭靠在他肩上痛哭。

 

簿本啪地一聲滑落到地上,我看到上面剪報的斗大粗體字「瘋遊戲,大學生騎車抓鬼,慘死輪下」……大學生?哪個大學生?這一切究竟是怎麼了?我慌亂的湊向剪報,卻看見自己的大頭照,出現在標題旁邊……

 

此時老媽話不成聲的哭喊著:「都是….都是那個遊戲……如果不是為了那個遊戲,阿正也不會…也不會死得那麼慘….」

老爸拍著老媽的背,也跟著流淚:「還說呢妳,妳疼他,還不是燒了支手機給他,讓他在下面可以做他喜歡的事,玩他喜歡的遊戲……」

 

燒手機給我?

我困惑的舉起右手……緩緩攤開的掌心裡,我看見,一支紙紮的手機。

 

紙紮的。

手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貝兒老師 的頭像
貝兒老師

貝兒老師上課了!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