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過鬼嗎?
 
如果有人這麼問你,你會怎麼回答?
 
猛搖頭?瞪眼直接否認?
或是「我沒遇過,可是我朋友他曾經…..」的哇啦哇拉講個沒完?
 
說來有趣,
鬼這種物質,跟「真愛」有點像。
 
有人堅信世界上有鬼,有人相信真愛不死。
 
鬼故事,愛情故事,我們怎麼聽都有新鮮版本。
但真愛,和真鬼,似乎永遠都是別人在遇到。
我們只有口耳相傳的份。
 

有人以為遇到了鬼,最後發現,是人嚇人。
有人以為遇見真愛,最後才發現,是人騙人。
 
關於真愛,我雖然強烈的想信仰,
無奈蒐集到的故事版本,寥寥無幾,可信度不高。
關於鬼故事,我這裡倒有幾個,說起來鮮活淋漓,
提神醒腦的強效作用,比愛情故事強上百倍。
 

「我昨晚,跟一個黑人睡了。」
朋友語出驚人的丟下一句,
我瞪著眼睛,魂差點沒嚇出來。
 
「妳什麼時候,喜歡來這套的?」
我尖叫,同時伸手掐住她的肩膀,馬上準備嚴刑烤問。
 
「妳先別激動,冷靜下來聽我說。」朋友無奈的嘆了口氣。
 
她表情奇怪的娓娓道來。
昨夜,她一個人睡在臥房中。
平常就不易入睡的她,翻來覆去一個小時,
好不容易睡意淺淺的襲來,她逐漸昏沉的睡去。
 
有點涼意,她模模糊糊的翻個身,
伸手東抓西撈,觸不到明明就放在身側的薄棉被。
她於是睜開朦朧睡眼~~~
 
「咦?我怎麼飄在天花板上??」
睡意頓失,她的眼睛馬上從半瞇到全開!
 
她驚恐的睜大了眼,然後發現自己正在由上往下,
俯視著自己睡在床上的軀殼。
更讓她闔不嘴巴的是───
 
她身邊居然躺了個黑人!
 
黑人全身赤裸,軀體蜷縮,
以不到30公分的距離,睡在她的身旁!
 
「怎麼可能」她慌亂揮動四肢,用狗爬式的姿態,
「我怎麼可以跟一個黑人睡在一起……」
 
情急之下,她想起隔壁房熟睡的妹妹,
求救要緊!!
她馬上使盡吃奶的力氣,扯著喉嚨大喊救命。
 
有沒有真的喊出聲,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瘋狂的用意識發出尖叫。
 
下一個瞬間,她發現自己溺水似的從床上猛坐起身,
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渾身冷汗直流。
 
「黑人呢?」她慌亂的四處張望。
 
哪裡來的黑人,她身邊只有一床薄被,一個歪了的枕頭。
她尖叫著奪門而出。
窩在妹妹的房間,發抖到天明。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我瞪著眼睛,吞了一口口水,
「我是指妳身旁睡著的,那位仁兄。」
 
「我自己也不知道…….」她白著臉,餘悸猶存的咬著下嘴唇。
 
「靈魂離體這種事情,常聽說過,」我捏著下巴思索,
「可是離體後,還看到自己身邊睡個黑人,這就稀奇了。」
 
「該不會是妳前世的情人吧?」我壞心眼的逗弄她。
 
「不~~~會~~~~吧~~~~」朋友頭搖的跟鈴鼓一樣。
 
「不過,」朋友直勾勾著盯著我,用一種說鬼故事的緩慢音調說著,
「我前陣子才剛到新加坡,玩了一個多禮拜…..
妳知道的,新加坡人口很複雜,黃人白人黑人…..」
 
「那黑人,該不會…..」我看著朋友,感覺自己的臉跟她一樣綠,
「該不會漂洋過海,跟著你回台灣吧?」

 
我們兩人同時失聲尖叫,高分貝劃破颱風夜。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