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點燃一枝菸,把它丟到雨裡面。
路燈下,雨絲變成一種針狀的寂寞,
扎在pm 8:19的夜晚。
 
出於一種無以名狀的情緒,我凝視著菸。
 
它沒有熄滅,兀自虛弱的燃燒。
我趴在陽台邊,睜著眼睛, 
像個無情的孩童,盯著放大鏡下的蟻類,
或是被掰斷了翅膀的蜻蜓。
 
然後很奇妙,菸繼續燃燒著它自己。 
像在我面前扮一場跟死有關的秀。
紅的火光,與燃盡卻未斷的灰,彼此捲繞。
 
熄了?我想。
接著又有煙捲起。
 
熄了?我開始緊張
(沒有原因,但我真的感到心臟緊縮。)
呼,好險,煙絲又開始繚繞。
 
然後我就這麼專心又揪心的 ,在意識中為那跟煙打氣。
 
最後它只燒了一半,就死去了。
 


在雨中,潮濕掉。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