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處處有,網路特別多。

說起被網友驚嚇的故事,隨便撈都有一大把。
 
不過,我見過一個網友,堪稱經典
至今,他的身影,仍深深烙印在我幼嫩的小小心田。
如夢繚繞,揮之不去。

恐龍?
喔~~~不不不~~~
恐龍有什麼稀奇?
翻開史前圖鑑,隨便數數都有幾十種。

有的人比恐龍還神奇,讓你意想不到。

對方是台北藝術大學的學生。
基於同為藝術人這個共通點,
雖然我們未曾謀面,我卻對他由然生出一股親切感。

幾次網路上相談暢快,
我們約了在台北的一家咖啡廳碰面。

不用別紅花,不用拿本書,
當咖啡店的自動玻璃門叮咚一聲打開,
我就知道現身的是他本人。
 
如我想像,很典型的台北男生。

皮膚白皙,外型光鮮。
頭上的髮蠟,顯露出時髦味道。
對方的言談帶著小男孩般的自大。
看得出來,他在追妹方面,頗吃的開。

妳平常興趣是什麼阿?
你工作忙不忙阿?
Blablabla……
兩人漫無主題的閒扯淡,東說西聊氣氛倒也不壞。
 
一個半小時後,咖啡喝光蛋糕空,他送我到捷運站。

氣氛稀鬆平常,就兩個不太熟識的朋友,禮貌性的跟對方道再見,
然而---就在我要轉身離開的時候,
事情發生了!

「等等!貝兒。」他伸手輕拉住我。
 
「怎麼了?」我回身。
猛然看見他鬼附身似的,突然對我投射大量的「我愛妳電波」。
 
他的眼神迷濛、動作輕柔,
整體呈現出一種高濃度的,款款深情。
(我不是眼花了吧?這情緒也移轉的太曲折了吧?
 
我一時滿頭問號,釐不清這詭異的跳tone。
這這這~~~根本活脫脫是偶像劇的live版!
 
而且我毫無選擇的,化身為女主角。
(劇名是「捷運站之戀~我愛妳,請別走。」)

不用導演喊開麥拉,也不用燈光大字報,
對方渾然忘我,即席演出了起來。
 
「ㄟ~~~」我張著嘴巴,找不到台詞,「你~~」
「噓…….」他用食指輕輕的點住我的雙脣。
 
什麼都別說,他用眼神這麼告訴我。
 
接下來他伸手,溫柔的壓住我的肩頭,
深情款款,嘴巴嘟成章魚的形狀---

緩緩的,緩緩的,緩緩的靠近我的嘴唇。


下午三點,忠孝復興捷運站。
一個陌生的男子,
一種不知哪來的深情,
兩片微嘟逼近的唇。
身旁來來去去的,等著看好戲的路人。


一切發生的太詭異,我來不及接招。
嘴唇逼近!逼近!逼近!
我腦中混亂!混亂!混亂!

眼看著那兩片章魚脣,就要沾上我的嘴巴---
 
在最後的關鍵性的一公分距離,
閃~~~~我急速往右邊避開,
深情男的嘴唇跟到右邊!
我再閃~~~~我往左避開,章魚脣又跟到左邊!


士可忍,孰不可忍。
 
我揮拳了。
而且……兩拳……
不偏不倚,扎實的打在他的胸口。

對方真的是演技派的,我相信。
因為那一瞬間,他用眼神無聲吶喊了四秒---
「天殺的,很痛耶......」.

疼痛的內心戲持續上演,
我跟深情男之間,滿滿充斥著一種巨大的沉默。
下一秒,劇情急轉直下---
 
深情男也回敬了我一拳!

當然,這一拳頭不是打在我的胸口,而是落在我的手臂上。
可是問題就在於,我手臂太瘦了,根本沒肉可擋!
我用纖弱的骨頭,硬生生的接了一記老拳……
 
「混帳~~~很痛你知道嗎?」
我也用眼神,無聲的吶喊了四秒。
 
內心戲持續上演,我們兩人瞪著對方,
找不到對白。
 
卡!
無法接戲,鬧劇收場。
 
我和深情男,兩個人陷在同一種強烈的吃驚狀態中,
連再見都沒說,慌張的逃離彼此。


好吧,我不得不承認,
他的確是我第一次見面,就有肌膚之親的網友。
(拳腳相向,廣義上來說,
 應該勉強算的上是一種肌膚之親吧……)
 
那次捷運站的深刻演出,
是我倆的處女作,也是我倆的告別作。
我跟深情男,從此失去了聯繫。
 


儘管我們的相遇,結合了最有魅力的劇情賣點:
文藝,武打。
 
我們還是失去了彼此,
徒留記憶中,一小抹揮之不去的驚悚。





如果你也喜歡這篇文章,請豪邁的按下推薦鈕,甘溫喔!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