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想把這兩個月的版面都留給宅男變王子。

那種心情,就很像你很豪邁的把桌面上的報紙雜誌、電視遙控器、丟了一隻的襪子、沒吃完的零食……雜七雜八有礙美感的東西都全部移開。
然後用最潔淨的空間,去襯托一叢美麗的花束。
 
我的第一部長篇小說,宅男變王子,就像我第一次嘗試插花的成果。
它值得我部落格的全部版面。
 
結果,才過了不到兩個禮拜,我就快憋出病來了。
我想念短篇,就像想念桌子上的報章雜誌、電視遙控器、丟了一隻的襪子、沒吃完的零食……
 
短篇暢快;長篇很煩。
它們分別代表著拉肚子和便秘。
前者批哩趴啦一次解決,淋漓痛快。
後者恩恩哎哎拖拖拉拉,磨人耐性。
 
這一次長篇,一寫就寫了近四個月。
長達四個月的便秘期,簡直就是在考驗我靈感的擴約肌。
大概是老媽生我的時候,DNA的排列組合漏掉了「耐性」這一項,導致長大後的我等紅綠燈的時候會呼吸急促、等人超過五分鐘就會開始原地踱步、來電答鈴響超過四聲我就乾脆嘟的切掉。
 
消耗。
這是個可怕的字眼。

消耗掉時間,就等於是消耗掉你活在這世界上的長度、消耗掉各種可能性,最後啥都消耗完了,只留給你買一送一,集滿三條再加贈十條的滿臉皺紋。
 
 朋友叫我跟九把刀看齊,左手寫長篇、右手寫短篇。
「九把刀是神,我是人,哪是你說了就算那麼簡單?」
我心裡大吼,四肢卻無力攤軟成破掉的布娃娃。
 

不過,還是有好事的。
我正式進入寒假休眠狀態。
休眠,意味著我不用每天早上六點鐘起來,摸黑準備上班。
我不用晚上十點準時就寢,以防隔天睡眠不足火山爆發,溶岩波及到無辜的學生群。
我不用下了班明明就已經有點腦袋打結了,還得老老實實掛在電腦前面,癡癡等著謬思女神給我一個青睞的飛吻。
 
 
光是這樣,就幸福的近乎奢侈。
 
 
現在三不五時,就會在比較可愛的班級上探問:
「如果老師出書,你們會捧場買嗎?」
學生大部分會很可愛的點頭,天真無邪的高喊:「當然要啦!」
然後下一秒,一定會有人馬上接著問:「老師,一本多少錢阿?」
我聳聳肩,說大概兩百左右吧,沒出過不確定。
然後再接下來,學生就會有默契的說:「蛤?這麼貴喔?老師妳乾脆一人送我們一本就好啦。」
 
「送?老師是寫小說的,又不是路邊印善書的,」我一口回絕,眉毛高高挑起:「如果都用送的,那我最後一定會變成一書作家 , 倒閉回家吃自己。」
「什麼是一書作家?」學生搔搔腦袋,一臉疑惑。
「就像發唱片只發一片的歌手,一書作家指的就是…就是…」我嘗試解釋。
「就是算了,小孩子不要問東問西。」放棄了,再講下去沒完沒了。
 
 
寒假第三天。
繼續吃過量的零食,繼續面對電腦螢幕,繼續幻想我根本連柏油都還沒舖好的,作家之路。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