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這樣下去,情況不妙。
如果繼續找不到女朋友,阿塞可能要面臨DNA從世界上消失的悲慘命運。
而且看起來塞娘也十分不可靠,再讓她安排相親活動,阿塞可能會直接看破紅塵剃度出家。
我決定向他求救,背後有法輪的那個男子。
搭訕教主,鄭框宇。

我到匡宇的部落格,留言呼救。
 

匡宇:
我是貝兒。
有件事情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有一種實驗叫做活體實驗,顧名思義就是把活生生的人拿來做研究。
我這裡有沒人要的宅男一枚,特徵:心地善良、四肢健全、有正當職業。
症狀有三:沒人要,沒人要,沒人要。

此人願意貢獻出他的肉體跟心靈,讓對「改造宅男」有興趣的各界研究人士,直接做臨床的實驗和研發。
要殺要剮,他都悉聽尊便、配合到底。
如果你有意願,我可以當你俏麗的實驗助手。
名額有限,為免向隅,請速與貝兒聯絡。
 
幾天之後,我收到一則改變阿塞命運,關鍵性的留言。
 
貝兒,我是匡宇。
這個計畫聽起來很有意思。
我的寫作是針對大部分的讀者,比較沒有單獨個案的追蹤紀錄。
但可以一試。
我目前人在韓國,等我回到台灣會主動與妳聯絡。
 
「阿塞,你不會絕後了!」電話裡,我興奮的大吼。
「啥?」阿塞一頭霧水。
「有高人要幫你親自加持、改頭換面,你一定會有人要!」

我繼續分貝高達八十的尖叫。

「高人?哪來的高人?」阿塞沒好氣的問。
「我,還有……」我笑嘻嘻的賣關子,阿塞等著我宣布答案。
「搭訕教主,鄭匡宇!」
「貝兒,妳教書壓力太大,起笑了是不是?」阿塞一頭霧水。
「嘿嘿,快叫我女神吧……」
  
我把跟匡宇聯繫的始末,巨細靡遺的說了一遍。

「貝兒……」阿塞鼻音很重,尾音幾乎有點顫抖。
「啥鬼?」我保持著高八度的音調,持續亢奮。
「女神,請受小民一拜……」
 「香油錢折成咖啡三杯就行了,外加起司蛋糕六塊。」我拿著電話,尾巴得意洋洋的擺動。
「那有什麼問題,」阿塞興高采烈的大喊:「我趴下來當桌子,給妳放蛋糕跟咖啡都沒問題。」
「哈哈,你說的喔。」我大笑。
「好險,我不會變成他。」一陣興奮過後,阿塞自言自語的呢喃。
 「誰?」
「梵谷。」
 
 
我看了看手錶,已經十二點二十五了。
這傢伙從來都不準時。

我托著腮幫子無聊的翻動著菜單,肚子咕嚕叫了兩聲。
青醬海鮮義大利麵的圖片,在黑色的菜單上閃動著一種美味的綠色光澤。

義大利麵的世界裡,有四色人種:白醬書生、紅醬平凡女、黑醬怪咖、還有───登登登登,我最無法抗拒的,青醬帥哥。
白醬:顧名思義就是以牛奶為基礎的白色醬汁。
甜膩純白、老少咸宜,專門用來滿足離不開哺乳期的味蕾。喜歡奶香味的人可能無法拒絕他;可惜小時候我媽媽常逼我喝克寧奶粉,導致長大後的我對於白醬採取反射性的倒彈動作。

紅醬:紅通通,用番茄熬煮成的醬汁。
她可以說是義大利麵中的大眾臉,普及到不可思議的地步,通常跟肉醬出雙入對,形成充滿安全感而毫無激情的兩人關係。由於太過平凡缺乏個性,她總是被我的眼睛忽略,成為菜單上永不見天日的棄婦。

黑醬:烏漆嘛黑,由墨魚汁構成的醬汁。
面惡心善的奇人一枚。乍看之下像國畫大師張大千不小心潑翻了的墨汁,入口的瞬間卻如一陣海風刮過味蕾,甜腥濃郁,讓人回味再三;不過強烈不建議第一次約會時食用,畢竟,光是牙縫裡的一小片菜渣,就可以讓人從八十分變成負八十分,更何況是滿口黑汁?

青醬,我此生的最愛。
羅勒,是構成青醬最美好的原因。他嚐起來像台灣土產的九層塔,但名字卻比九層塔浪漫一萬倍,加上迷死人不償命的辛香氣息、憂鬱帥氣的綠色身影,簡直就是刺激口水產量、風靡萬千味蕾---醬汁界中的金、城、武。
 
咕嚕,肚子又飆了一個長音節。
叮咚,自動門開啟的鈴聲,跟肚皮遠遠和音。
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進入,餐廳內的男子全體抬頭,用眼神膜拜正妹。
女子的銀色煙薰眼妝,在眼尾勾出驕傲的弧度,黑髮俐落的在頸側停留,成為露出的肩膀唯一的完美裝飾。

喀喀喀,高跟馬靴踏出的清脆聲響,由遠到近停在桌邊。
女子在我對面坐下。



~~to be continued~~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