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跟一對情侶朋友一起逛百貨公司。
 
小倆口手拉著手,不太認真的挑衣服,卻很專心的製造閃光;一會兒上演「相看兩不厭」的深情對望戲碼;一會兒甜滋滋的拌嘴。
 
我前前後後拿了好幾件衣服,放在身前一邊比劃,一邊問:「適合我嗎?」
兩人都只是隨口漫應著:「喔,不錯阿。」視線隨即又從我身上移開,重新定位在彼此臉上。
 
好吧。
電燈泡嘛,又不是沒當過。
我笑了笑,乾脆一個人專心的挑衣服。
 
反正到哪都有彼此作伴,小倆口既不戀戰任何一家專櫃;也不會在我試穿的時候,擺上兩張不耐久候的臭臉。
只在要離開某櫃轉戰下一個品牌的時候,出聲提醒他倆:「欸,走囉。」
兩人就會配合的「喔」一聲,然後乖乖跟著我移動。
 
本來,這種「一人專心逛街,兩人認真閃光」的組合倒也沒啥問題,三人一路逛下來也挺相安無事;怎料到,逛著逛著,氣氛突然不對勁了。
女生不講話了,手從男生掌心抽了回來,連原本讓男生幫忙拿著的女用包包,都回到女主人肩膀上。
 
一種「你別碰我,也別碰我東西」的賭氣宣示。
男生眉眼滯重,雙手交臥在胸前,也是一臉的不愉快。
 
嘿,這下子,電燈泡的附加價值:「和事佬」功能,馬上派上用場。
我趁男生去廁所的時候,追問了兩人不愉快的原因。
 
「剛才他一直指一些平常我不穿的衣服,要我試試看。」女生氣呼呼的說。
朋友平常的穿著溫婉低調,顏色大至上脫離不了黑灰米白,材質幾乎都是針織、棉質,樣式也多以氣質取勝,從來不走辛辣路線。
 
「他以前說,很喜歡我穿衣服的品味,」她怨忿的蹙著眉頭,不悅的說:「現在卻開始嫌我不夠辣,不夠時髦!」
「他只是好玩說一說而已,不要生氣啦。」我一邊轉頭注意她男朋友從廁所出來了沒,一邊把握時間安撫她。
「還不只這樣呢,」朋友越說越火大:「剛開始認識的時候,他說喜歡我瘦,現在卻嫌我太骨感,還希望我吃胖一點,說女生有點肉,抱起來才舒服……」
 
天底下所有的情侶都一樣:

要好的時候,你濃我濃,再怎麼甜都不嫌膩。
翻臉的時候,咬牙切齒,再怎麼罵都不嫌狠。
 
早先的甜蜜閃光,瞬間變成「奪命死光」,一個不小心,恐怕連無辜的和事佬都會被颱風尾掃的人仰馬翻。
接下來的逛街氣氛,完完全全走了味;我尷尬的夾在兩人之間,男生女生各自不吭氣,表情肅殺、目光如刃。
 
沉默累積到最高點,情勢一觸即發。
突然!兩人幾乎同時開口:
 
「不想逛了,我想回去了。」
「妳們慢慢逛,我要走了。」
 
咦,現在是怎樣?
兩人冷冷看對彼此一眼,旋即以我為中心點,原地解散。
 
「欸,不要這樣啦。」我拉住女方,一面慌亂轉頭,徒勞無功的用目光留住男生。
「沒關係啦,妳不是說待會兒還想逛誠品嗎?」女生做了個「不要擔心,我沒事」的堅強表情,一邊輕輕推開我:「我想一個人回家,妳不用陪我。」
 
「唉,可是……」我往電扶梯望過去,男生的背影已經快要被載到視線之外了。
「就這樣了,掰。」不等我說下一句,女生擠出一個苦笑,轉頭走了。
 
男女主角相繼離場。
這下子氣氛是舒緩了,興致卻也沒了。我在書局心不在焉的隨手翻了幾本雜誌,中間還打了通電話給朋友,手機那端,只傳來「您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的單調女聲。
看來朋友氣的關機了。
 
一個多小時後,我下樓,行經百貨公司附屬的咖啡店,一邊在腦中胡思亂想:「吵架太傷元氣了,談戀愛就是這麼累人的事情……」視線不經意飄向店內,裡頭男男女女對坐,人聲熙嚷,氣氛熱鬧極了。
 
「有夠閃光的,男生餵女生吃蛋糕,而且還挖這麼大口……」眼角餘光瞥到的閃光情侶,也太面熟了吧……
我定睛,再仔細一看,欸?坐在沙發上的,不正是剛才「火氣來時,各自飛」的情侶朋友嗎?
 
「厚,被我抓包!」進了店,腰一叉,我裝出一副糾察隊的表情。
兩人不好意思的,賊賊甜甜的回敬我兩雙笑眼。
 
「沒有啦……」女生羞答答的解釋:「剛才兩人在大門口遇到,他跟我道歉,我們就合好了嘛……」尾音拉的軟軟綿綿。
男生也一個勁兒的傻笑,嘿嘿嘿嘿的搔著腦袋。
 
果然。
情侶吵架,永遠都秉持著「小事化大,大事化超大」的最高指導原則。
不論是爭吵還是合好,旁人永遠只有莫名其妙的份。
 
如果要問我:「身邊有情侶吵架,該怎麼辦?」
最實用的答案,應該是:
 
小倆口吵架,你可以插嘴。
反正,誰都聽不進去你在說啥。
小倆口合好,你最好閉嘴。
情人之間的愛恨情仇是很微妙的,用邏輯去推敲,絕對釐不出合理結論。
 
 
讓他們愛。
也讓他們吵。
 
吵完,他們會繼續愛。
不愛了,一萬個和事佬,也沒有能耐讓愛情還魂。
 
 

                                           
還有還有,H老闆的新書上市囉!
新作品「時間。差」,維持他特有的說故事方式,創意十足、節奏輕快。
預購新書,就可以獲得獨家贈品或H親筆簽名,喜歡H的人快行動吧!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