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娃娃音」大行其道。

從氣質名模林志玲、標準舞女王劉真、到童顏巨乳的瑤瑤,這些路線不同、style相異的名女人,各自散發著不同的吸引力,碰巧,她們也都有著讓男人聽了全身酥麻的「娃娃音」。
 
突然之間,女人身上可以讓媒體挖出來放大的,除了臉、腿、胸、臀,又多了「聲音」這個選項。
 
「娃娃音」聽在不同性別的耳朵裡,激盪出截然不同的心理感受。
男人、女人對於娃娃音的接受度,天差地別。
 
先說說我自己的想法吧。
娃娃音的甜嫩柔軟,我覺得還挺悅耳的,總比粗嘎刺耳的說話方式,還來的滋潤耳朵。
可惜,我身邊沒有娃娃音的女性朋友,要是隨時可以聽到一串軟綿如糖的聲音,應該也算得上是一樁賞心悅「耳」的事情吧。
 
有一次看到某個電視節目,針對「喜不喜歡娃娃音」這個主題,進行街頭採訪,我才驚覺,原來,大部分女生對娃娃音的接受度,還真是低到不行。
 
「覺得聽起來好假。」
「好像......有點作做的感覺耶。」
「聽了,會起雞皮疙瘩。」
 
女生們搖頭搖手,同一國似地,紛紛發表出類似的意見。
記者把問題扭了一下,轉個彎,換個方式問:「妳希望自己是個娃娃音的女生嗎?」
 
「我不想變成娃娃音,」一個女生,微微皺起眉頭,表情頗不以為然:「我覺得有娃娃音,很......很丟臉。」
 
接下來,訪問對象換成男生。
 
「娃娃音很可愛阿。」
「恩,我喜歡娃娃音,聽起來很有女人味。」
「咦,有什麼理由,需要去討厭娃娃音嗎?」有個男生笑著反問了一句,很理所當然比了個大拇指:「娃娃音很好聽阿,男生都很愛吧。」
 
「如果你女朋友有娃娃音,你會有什麼感覺?」記者如法炮製,又拋出扭轉過的問句。
「我會覺得超好的,這樣很幸福阿,哈哈哈。」
 
男生答得眉飛色舞,臉上閃過一抹陶醉。
 
男生女生,對娃娃音的觀感,還真是差、很、大!(怎麼模仿起瑤瑤來了)
 
天底下,所有擺在台面上的現象,都有暗藏在台面下的因素在背後支撐著。
男人喜歡娃娃音,沒什麼太玄妙的理由,說到底,還是對於「青春肉體」的一種嚮往。
 
看到這,別急著罵我,說我又一竿子打翻所有男人。
(我也懂得欣賞娃娃音,所以就這個議題來說,我跟男人們是同一國的,哈哈)
 
基本上,娃娃音不是少數女人的特權。
身為女性,我們都曾經當過「娃娃音」女孩。
 
小時候,聲帶還稚嫩的時候,誰不是娃娃音呢?
隨著歲月流逝,聲帶也會同時跟著產生變化,於是乎,女人的聲音會逐漸變得啞一點、低沈一些。
成熟女人的聲音,比起小女生,通常也會比較「不娃娃」一點。
 
男人喜歡娃娃音,其實也是一種對青春的詠歎。
天真、無邪的女性形象,在男人心裡關於「吸引力」的這個區塊,無疑的,佔地極大。
 
不過,不是每個娃娃音的女生,都會為了這份與生俱來的特色而沾沾自喜。
劉真在節目裡說過,對於自己天生的娃娃音,她曾經大感困擾。
一方面,容易引起女生的誤會和惡感,另一方面,也難免吸引到一些「聞聲而來」的蒼蠅。
「有一陣子,我只好故意壓低聲音說話,」她連苦笑,都是甜的,「可是也裝不了多久,後來我漸漸覺得,算了,我還是做自己吧。」
 
我曾經上過幾次廣播節目。
當自己的聲音從音響裡流洩而出的時候,嗨那個moment,我沒有骨氣地泛起了「如果我是娃娃音,應該會比較吃香吧」的失笑感。
 
「讓我們歡迎,美女作家,貝兒老師!」當時,主持人很「夠意思」的幫我鋪了一句漂亮的開場白。
「各位聽眾好,主持人好,我是貝兒老師。」
該死的,怎麼我的聲音從儀器裡鑽出來,居然變成這麼的......雄壯威武!
 
果然,有一好,沒兩好。
適合用來吼學生的聲音,就不適合拿來錄廣播。
 
一「聲」不能二用。
娃娃音,這個甜美的軟兵器,看來我一輩子都不可能有使用的資格了。
 
 

 
Ps:
玩媒體作家Daria的新書「20場人生的彩排」開始預購囉!(請點書名)
 
20則情境式心理測驗,隨著故事情節,你將模擬20場人生的彩排,讓你更加瞭解真實自我。
喜歡心理測驗的朋友,快去看看吧!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