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書櫃裡面,有三種書。
 
第一種,是暫放的。
我可能整本看完了;或是只看了幾頁,就知道沒法從這本書裡面得到什麼。
這些書,數量不少,通常都會被我捐進學校的圖書館。
 
第二種,是地位不確定的。
我猜測,它或許會提供某些重要的養分,但我現在沒心情看。
這些書,比起第一類,份量稍微少一點。
它們最後的命運,可能是在圖書館落腳;或是徹底大翻身,直接晉級到第三種:我珍藏的書籍類。
 
第三種,讓我臣服的書。
這一類書,數量最少。
因為我的閱讀腸胃,頗為挑食。
我喜歡看的作品類型,少的可以,沒興趣的類型,卻多的嚇人。
 
文筆不佳的、太歐美日系的、太沉悶濃郁的、太膚淺娛樂的、偵探歷史的、科幻冒險的……這些,通通不在被我青睞的閱讀範圍之內。
 
因此,我的「此生最愛」書本類別,就像一個過大的空房間,裡頭住了太少的人。
很乾淨,也有點單調、寂寥。
 
雅晴的兩本書:百吻巴黎(上)(下),是這半年以來,豐富了「我的最愛」類別的重要書籍。
兩本,都成了其中的座上嘉賓。
 
我收藏百吻(上),因為雅晴的創意和勇氣,以及讓我折服的實踐力。
我收藏百吻(下),則是因為隱藏在張張吻照之中,比「吻」這件事本身,更為耀眼的「自我坦承」。
 

在百吻(下)中,我看到了非常非常大量的「誠實」。
對世界、對自身、對各種荒謬現狀的「誠實以對」。
 
雅晴的文字,本來就迷人。
偏偏迷人的不只是她的文字,更包跨她直直看向世界,毫不遮掩的炯炯目光。
 

這一本勇敢、誠實、繽紛、輕盈的作品,值得被細細品賞,然後收進心裡某個重要的位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貝兒老師 的頭像
貝兒老師

貝兒老師上課了!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