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理,無禮。
來自普通朋友的冒犯,是棉花糖
質地鬆軟,不難消化。
牽動單邊嘴角,搖頭一笑,也就不痛不癢。

來自親密之人的觸怒,則像麻糬。
咬了半天,還是很難吞嚥。

罷了。
其實友情的質量,離我們,也已經有點距離了。


消化了一晚。
麻糬,突然變成棉花糖。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