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妹。
世界上,和我最親的女孩。
 
修長纖細。
身上永遠只見黑白灰無色彩。
可以吃一天的蔬果麵包乳酪,不看肉類米飯一眼。
 
不化妝,不愛照鏡子,不自拍。
手上有一隻黑蝴蝶。
 
擁有一架美麗純白的三腳鋼琴。
蒐集各種食譜,喜歡烹飪,常在做麵包,跟家裡的大烤箱關係良好。
 
黑長髮,整齊的披在肩上。
身上有嬰兒氣味。
 
當人家說到「森林系女孩」,我很難不立刻聯想到她。
但那片屬於她的森林,似乎不是陽光普照;而是終日帶點鬱朦朦的霧氣。
 
這樣的女孩,能不拍她嗎? (笑)












那一隻黑蝴蝶,翩然降落到妳的靈魂上。
闔起翅膀,從此再也沒離開過。
 
它象徵著什麼,我所不知道的意涵嗎?
雖然有點好奇,但我從來沒問過妳。











有時,別人說我們很像。
我一直覺得,這判斷,很沒道理。
 
你會說日本料理和法國料理很像、二月和八月很像、芥末和草莓醬很像嗎?
我想,不會吧……(笑)
 
(但這張,切去了五官,我承認我們有點像:P )











妳一直是黑髮派;我則頂著一頭金褐色長髮好多年。
妳偶爾會穿穿我的黑外套和灰大衣;我時而會去妳的衣櫥翻找一些有趣的單品。
 
有時,我會被妳剛烤出爐的雜糧麵包氣味吸引過去,然後躡手躡腳的剝一小塊嚐嚐。

「應該不會被發現吧?」我總是這麼想。
「妳要吃就用切的,不要用手撕的醜醜的。」第二天,妳會跟我說。
 
為什麼每次都會露出破綻呢? XD





妳說,妳的辦公桌上放了好幾罐維他命。
有次,一個同事用憋了好久,終於忍不住問出口的語調說:
「妳是不是都沒吃飯,只吃維他命阿?」
 
我聽了之後,大笑不已。
 
「不食人間煙火」是世人對妳的誤解。
「不食人間煙火,只愛吃雜糧麵包」是我對妳的正解。







大學時,妳的外號叫灰灰。
因為妳總穿灰色衣服。








妳比我高四公分,穿起高跟鞋,直逼178。
仙女,總要離地板遠一點,這我知道:P

















看著海的時候,妳想著什麼呢?
從沒有告訴過妳,有幾年,我很逃避海;尤其是灰色的海。
 
面對著一望無際的灰色海天,我會想起一些不快樂的過去。
為了克服心魔,有一天,我獨自一人開了一小時的車,來到海邊。
 
夏天午後的海灘,熱的要命。
我躲在車子裡,把冷氣開到最強,吃帶來的糖果,看車上的雜誌。
重新體驗「海和我的關係」。
 
那次的「壯舉」是否成功治療了什麼,我不知道。
但的確是很難忘的經驗……




對了。
我最羨慕妳的,不是多出來的四公分身高。
而是,素顏也很美的臉蛋。
 
拍完妳,我更堅定的覺得:「以後幫其他女孩拍照,我一定會請她們眼妝下手輕一點」。
沒有了厚重假睫毛和粗濃眼線的遮掩,才能補捉到更真實的情緒,和靈魂的碎片。








最後。
記得,要快樂一點。
 
我們擁有的這麼多,沒有理由不微笑。
不是嗎?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