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小琥作品的印象,一直很粗淺的停留在「似乎總是很滄桑」的印象。
 
這有點像是某種「理所當然」的偏見。
諸如:
短頭髮,會比較中性。
有人排隊的店,應該比較好吃。
黑色衣服,看起來一定顯瘦。
 
 
有時,因為「偏見」;反而更能品嚐「驚豔」的滋味。
 
這次,試聽黃小琥的新專輯「越愛越明白」。
或是寫文章,或是修照片,我一次一次反覆聆聽每首歌。
 
原來,她的聲線,不只是沈穩,更是暖熱的。
像誰,在耳邊,用一種堅定的溫柔,向你說話。
 
 
飽嚐故事,滄桑過後,人可能會前往兩種方向:
 
一種,是不再相信。
另一種,是重新相信。
 
這張專輯,通往的,顯然是後者。
 
 
大概因為自己寫作,我對一首歌「詞」的表現,重視度不亞於「旋律」。
旋律迷人,字詞卻空洞的歌,有點像光有外表卻空無內涵的人;或多或少,總是讓我覺得有點可惜。
 
光是「喔,好開心,我戀愛了!」或是「嗚,好痛苦,我失戀了……」的歌詞,成分太單薄,像口香糖,嚼五分鐘就沒味道了。
 
黃小琥的新專輯,在「詞」的部分,能夠讓我感覺到很豐盈的「厚度」。
 
不說教,不濫情。
只在愛過之後,析透出釋懷,和力量。
 

比方說主打歌「越愛越明白」裡唱到的:
 
我要愛我所愛  為我自己存在
我是越哭越勇敢
 
應該散了就散  孤單好過忍耐
女人越愛越明白
(真的!不對的兩個人,不如暫時一個人)
 
分手當然會心碎  碎一次又多聰明一點
像顆鑽石愈磨愈耀眼
我不害怕落後那些幸福的人多少年  慢慢尋找心裡的完美
 
拍拍身上的灰 擦亮我的眼
對我要的真心真意  我才不妥協……
 
不管是明天  明年  都不晚
越愛  越明白
 

 
或是「該放手了」裡的:
 
該放手了  那一些傷痕早就變淡
該承認了  過不去  也還是過到現在
 
那一個人  並沒有枯守在上個轉彎
等待著誰的舊愛 再復燃……
(荒謬的是:分開之後,人常常幻想對方還沒離開、故事還沒結束、接續還有可能)
 
該放手了  有一些事不需要答案 (恩,真的……)
該承認了  找不到當年的那份簡單
 
這才明白  原來是自己早已經更改
執著著 愛過恨過 只不過 閒不下來 (或是,那份執著,只是因為……太閒?)
 
忘了失去的最美  美到什麼也隱瞞
要不要誠實回頭看一看
(回憶是最好的柔焦鏡,也難怪,人總會美化「故人」……)
 
 
 
原來,失望過
還是可以繼續擁抱希望。
 
原來,我們最想要愛,也最需要去愛的,不是誰。
而是,自己。
 
 
我相信,所有被傷過的渴愛靈魂,都能在這張專輯,在黃小琥的歌聲中,找到某些苦尋不得的答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貝兒老師 的頭像
貝兒老師

貝兒老師上課了!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