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的事。 

忍受一頭嚴重受損的超長髮好幾個月,昨天我終於找了間理髮院,打算換個髮型,來一場超級大變身。
對我來說,這算是一場難度頗高的冒險;才搬來台南兩個月的我,跟這個城市,根本不熟。
 
每天,我唯一的行動路線就是從住家到學校的20分鐘車程。下了班,又累又餓三不五時還莫名沮喪,我只想直接騎車回家,沿路隨便買點吃的,在電視前轉轉遙控器放空一會,然後把握睡前僅剩的單薄時間,拼我的下一本書。
 
昨天,預先查好地址、畫好地圖、冒著雨、沿途問了一個好心的先生、惶惶不安邊騎邊張望,我終於抵達了預約的髮廊,開始進行冗長的剪燙過程。
 
TLC頻道都換了四個節目,手上的壹週刊翻了又翻,我感覺自己的腰又酸又僵。坐立難安。
 
重點是,好餓。
下午預先放進肚子裡的蛋糕,就像被吸進黑洞裡的星塵,存在感消逝的一點不剩。等等等等等,等到最後,疲倦和飢餓感壓過了一切,當下,我已經不在乎新髮型好不好看;只要趕快完成,打道回府。
 
五個小時過去了,九點多,新髮型終於完成了。我已經餓到頭重腳輕。
 
付完錢,我拿出手機,查好路線,「很努力但記不太起來」的硬看了兩分鐘,把手機收進車廂,穿上雨衣,騎進雨裡。
 
果然,路痴就是路痴,查好地圖,還是不保證能直達目的。
沿路沒有一個招牌是我看過的,所有的路名都像外星地址,黑天,雨落,我感覺莫名寂寞。
果然,這裡還稱不上是「我的家」;有誰會在自己家裡迷路的?
 
其間,我兩度把車騎進關了店,黑漆漆的騎樓,抖抖雨衣上的水珠,打開車廂拿出手機,重新定位,確認我目前的位置。
沒用。騎進雨裡,又是一陣眩,我還是不知道我在哪。家在哪。
 
太餓,也太累了,而且,說不出的無助。
我第三次停在熄燈的騎樓,打電話給老公,模糊的描述完自己的位置,然後,很簡短的抱怨:「我很餓,很累,現在很晚,我不想再找路了,開車來幫我引路。」
 
那不只是餓。不只是累積五個小時的不耐煩。不只是累;而是積累了兩個月的挫敗感。
 
莫名衝到極限。
 
我突然很討厭這個陌生的城市。很討厭自己在這沒朋友。很討厭家人這麼遠。很討厭我是個路痴。很討厭每天工作壓力好大。很討厭常常睡不好。很討厭這漏尿似的綿綿雨天。
 
討厭這種無法掌控一切,惶惶惑惑被推擠前進的感覺。
討厭為了誰,離開我原生的故鄉。
 
討厭一切。
 
我麻木的等在黑暗裡,十分鐘後,老公的車停在旁邊。他打開車門,才走了兩步馬上轉身又回到車上:「我有個小禮物要給妳。」我完全沒有猜想的興致,肚子餓,心情也惡。
 
下了車,他拿在手上的東西,讓我簡直想揉眼睛;我看錯了嗎?
 
那是個盤子。上面有一片東西。
我還反應不及,盤子已經湊到我眼前。香味撲鼻。
「剛做好的蔥油餅,還熱呼呼的喔!」他好開心的說:「妳一定很餓吧,快吃一點。」
 
我楞了一秒,放聲大哭。
我不知道怎麼會這樣,我就是找不到路,我有查地圖,可是我一直迷路,一直迷路……我想說的是,我真的不習慣這個城市。不習慣為了一個人,把生活砍掉重練。
 
邊哭,邊吃。邊哭。邊吃。
狼吞虎嚥。穿著雨衣戴著安全帽。根本完全像個笨蛋。
 
「你不是接到電話就馬上就出門了嗎?怎麼能變出這種東西?」我嘴巴塞滿蔥油餅,還在哭。口齒不清硬是要問。
「我正好在煎阿,好吃嗎?」
 
臉頰真的太鼓了。說話好困難。我點點頭。
跟車的時候,一路還在哭。
 
「小姐,請問XX路怎麼走阿?」等紅綠燈的時候,老公故意搖下車窗,笑嘻嘻的問。
眼淚又衝出來。醜斃了。
 
 
迷路。
下雨。
 
眼淚。
蔥油餅。
 
這晚,真的很難忘。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