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認識幾個公主病女孩。

有同事、也有朋友的朋友,這些女孩個性細節不太一樣,但都有個共同特徵︰就是沒辦法接受男友不把她的事情擺在第一順位;巧的是,生起氣來,她們都會摔東砸西,用非常戲劇化的方式來馴服男友。

 

當然,我不會做出「公主都很愛砸東西,好逼王子就範」的結論;但公主們的確完全無法忍受「自己不是男友生命宇宙中最大顆、最重要、最明亮的唯一星體」。

 

公主當然也會覺得在愛情裡面,溝通很重要;但是對她們來說,所謂的溝通,不是彼此分享想法、取得協議;而是「我說,你聽,然後請照辦。」

 

女人會患上公主病症,成因不少︰有可能是父母極度寵愛,養成了她奇妙的世界觀;認為別人滿足她配合她,是一種美德也是一種義務。

 

但更常見的原因,其實是︰

罹患公主病的女人們,在「愛情」一詞的定義上,有很荒謬的邏輯。

 

 

她們心裡所謂的真愛,是一種極端的關係,它不能是80分,也不該是90分,它必須,也只能是毫無雜質的100分。

愛她,就得包容她一切的不合理行為,就得照單全收她的無理取鬧,你不能把任何事情排在她之前;包括你的尊嚴和情緒;否則,就是對她的莫大羞辱。

 

換句話說︰

罹患公主病的人,常常會誤以為任性是自己的權利,胡鬧是自己的武器;透過一次又一次的刁難和「認證」,才能篩選出最愛她的真命天子。

 

這是個謬論,因為一個體質健康的愛情關係,絕對是平衡而互惠的。

 

平衡,指的是兩方都有讓步和妥協的時候,而非有一人總是被逼到翹翹板的最邊邊,總是要摔痛他的尊嚴和屁股;而互惠,說的是彼此善待;而非總是委屈了某方,滿足了另外一方。

 

所謂「讓人舒適」的愛情,就像馬戲團裡的雙人鞦韆特技;有時候你抓住我,有時候我抓住你,不管姿勢怎麼變化,都能配合對方,同時考慮到彼此。

 

公主病患者實行的「真愛特訓」,卻是馴獸師拿著鞭子,調教出一頭聽話的獅子。啪,揮鞭,你去跳那火圈,啪,再一鞭,去跳更小的圈圈。

在兩人關係裡,若是硬要當個不允許對方抗命的公主,要不,就是獅子哪天被逼得崩潰了,忍無可忍露出牙齒對你咆嘯;要不,就是他打算逃跑,因為再留下去,也只會受到不人道待遇。

 

不是把人一逼再逼、一欺再欺,他還願意留下來,那就叫真愛。

不是即使任性蠻橫,還有人願意忍耐,就表示妳多有能奈。

 

那不是真愛,說穿了,那甚至有點變態。

 

 

公主病的人,有沒有藥救?

其實是有的,端看個人慧根。

 

病的輕一點,自覺能力強一點的,會因為一次又一次的失敗關係,而慢慢看見自己的盲點,進而慢慢收起氣燄,調整自己。

病的很嚴重的,就算經歷一百次分手,也只會累積更多怨氣,甚至認為全世界的男人都糟透了,月老應該跟她下跪賠不是才對。

 

沒人能吻醒霸道的公主。

除非她自己願意摳掉眼屎,張開目珠。

 

 

二十歲的公主病,或許有一點可愛。

三十歲的公主病,其實有點可笑。

四十歲的公主病,真的有點可恥。

 

五十歲以上,還想霸道當公主,只剩下可憐。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