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眼見過裹小腳!」
 
閒談中,朋友無意吐出的話,讓我眼睛瞪成兩倍大!
「真的嗎?是從哪看到的?」我捏住她的肩膀,迫不及待想繼續聽下去。
 
「我外婆。」朋友一臉稀鬆平常。
 
朋友近四十歲,依此推算一下年齡,是有可能的!
她外婆應該是搭上了”裹小腳”的最後一班列車。
 
我曾經在書上,電視專題上,看過三寸金蓮的「製造過程」,
每次看每次搖頭,頭皮一陣發麻。
當時的女孩,從十歲左右的年紀,就必須接受這樣的酷刑。
說「酷刑」我覺得還太一筆帶過了!
 
裹小腳必須經歷很多年的折磨,才能把一雙好好的腳,
折騰成「不成腳樣。」
過程十分繁複,細節我也說不上來了。
(如果描述有誤,請大家幫忙補充喔~~)
大概是必須先從腳趾部份往下折,然後用布條緊緊纏住,
十根腳趾骨幾近折斷,女孩們哭個不停,往往幾個月痛得沒辦法離開床舖。
                                                                                                                    
「如果我現在捨不得妳挨痛,將來妳就會恨我!
 因為沒有男人願意娶一個沒有纏過腳的女人!」
母親們總會肝腸寸斷,含著淚狠下心,繼續「造腳」。
 
過了好些日子後,女孩逐漸習慣那痛了。
先別急著喘口氣,因為最殘忍的部份才正要開始!
接下來要折斷的不只是腳趾,而是整個腳板!
(我邊回想看過的資料,一邊倒抽一口冷氣……)
 
先用蠻力,硬生生的把整個腳板「掰成一半」,
(想像一下,你把一張A4紙,從對角線折成一個三角形,就是那樣!)
接著再用布條纏緊,然後為了壓碎骨頭───
再加上十幾斤重的大石頭,整個壓在對折的腳板上!!
 
雙腳骨頭碎裂,女孩們發出的不再只是啜泣,
而是撕心裂肺,殺豬般的淒厲哀號!
酷刑持續很多年,直到女孩們碎裂的腳骨,再也無法癒合。
直到每一雙腳,可以塞進不成比例的「三寸金蓮」裡。
 
「妳外婆走路的樣子是?」我追問。
 
「就很慢,不太穩,搖來晃去。」
朋友起身,親自示範了一下動作。
飄飄呼呼,步伐短小,左右晃蕩。
 
「唉~~當時的男人,就愛看女人這種走路姿態。」我搖了搖頭。
「是啊,那麼愛看,幹麻他們不自己去裹個夠本,親身體驗那滋味!」
朋友也一臉不可置信,語帶悲憤。
 
「裹了小腳,妳外婆還可以做家事嗎?」這點我更好奇。
「照樣做!!我外公早逝,外婆耕田劈柴,擔起ㄧ家生計!」
 
「女人難為啊….」我們兩人同聲嘆氣。

對於女性的生命力,我們心中充滿ㄧ種敬畏,同時又倍覺感傷。
 
以前的媒婆在迎親入門的時候,總會按慣例揭開轎子前的掛簾,
檢查新娘子的雙腳。
如果入眼的是裹過的腳,那最好!
隨著腳的尺寸越小,媒婆會笑的越滿意;
如果看到的是一雙沒纏過的大腳,妳就知道慘死
媒婆會憤而離去,留下沒人要的新娘,
還有眾人指指點點的閒話及竊笑。
 
我低頭看看自己,大的要命的一雙腳。
 
還好我是生在現代,否則這雙25號的大腳,
就是直接拿刀子剁掉三分之二,也達不到當時的美感標準。
不要說是嫁出去了,我過街沒被人活活用石頭丟死,就算命大啦!
(雖然沒纏小腳不構死罪,不過我的腳還真不是普通的大=  =)
 
談話中途,我起身去廁所。
高達七公分的高跟鞋,在腳後跟刮起一陣刺痛!
「痛!!新買的鞋子真咬腳~~~」我皺起眉頭。
 
「欸!妳已經這麼高了,還穿高跟鞋幹麻?」
朋友探頭,欣賞我踩在腳下的「高蹺」。
 
「高是夠高了~~~不過,女生嘛,多了”那兩根”就是不一樣!」
我臉上勉強擠出笑,腳跟一陣酸麻難耐。
 
「也是啦~~~穿上去儀態就是不一樣,女人味指數馬上破表!」
朋友點點頭,心有戚戚焉。
 
「不過,這一雙是新買的啦!第一次讓它出來見見光,
 至於其他被打入冷宮的鞋子,我就不知道有幾雙了~~~」
 
我一陣心虛,腦中馬上浮現畫面───
黑漆漆的鞋櫃裡,簇新的高跟鞋們,散發出強大的「深宮怨念」。
 
「好浪費喔~~~不過我也是醬~~~~~」朋友哈哈大笑。
 
「沒辦法啊!雖然沒有穿高跟鞋的功力,
 可是每次看見漂亮的鞋子,還是忍不住伸掏錢包……」
身為女人,我實在沒有充分理由為自己辯護。
 
每一雙鞋子都是「命中注定」,每一件衣服都是「前世有緣」!
然後ㄧ大堆的「一拍即合」,沒幾天就變成衣物間裡的「來生再見」。
浪費阿浪費,造孽阿造孽。
 
「可是穿了高跟鞋,ㄧ步還ok,十步我就腰痠,ㄧ小時我就想截肢了!!」
我唉唉大嘆,怎麼這世界上什麼課都有人開,
偏偏找不到一門「高跟鞋久穿訓練班」,
什麼書都有人出,唯獨找不書目「我怎麼征服高跟鞋」、「高跟鞋你不可怕」。
 
還是除了我之外,每個女人基因裡面,
都有穿高跟鞋的超優秀DNA?
 
「ㄟ !貝兒,妳會不會覺得我們女人,
其實有很大的局部,還活在小腳時代?」
朋有茅塞頓開,雙眼大睜,好像她剛才發現了一個天大的秘密。
 
「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耶……」我瞇起眼睛,用力思考。
 
「而且這年代,沒有男人逼我們裹小腳,
就算妳腳像喬丹一樣大,一樣想結幾次婚都行!!對吧?!」
 
朋友批哩趴啦,激動的講個沒完沒了!
 
「沒錯!!可是我們卻心甘情願,自動自發,
把自己塞進,天殺的難穿的美麗高跟鞋裡,
或把自己擠進,讓人無法呼吸幾乎嘔吐的塑身衣!」
不知道怎麼的,我也瞬間慷慨激昂了起來!
 
「說起來,荼毒女人的不只是男人───還有我們自己!」
我跟朋友異口同聲,擊掌大笑。
天花亂墜的聊天時間過去了,中場休息時間,
倆人口乾舌燥,四肢癱軟。
 
「話說回來,這雙鞋真的是中看不中穿,我的腳已經痛到不是我的了……」
我把高跟鞋脫下一半,腳後跟的水泡紅腫,清晰可見。
 
「不合腳就不要再穿了吧?最近百貨公司在換季折扣喔~~~」
朋友挑著眉毛,「明示」我。
「好耶!我們~~~~~~~」我賊笑著回挑眉毛。
 
「走吧!!買鞋去!!」兩人迴光返照,士氣高昂。
 
包包一抓,整裝待發,「最後的戰役」即將開打。
(最後的戰役,解釋有二:
一 當季”最後”折扣!
二 這是我”最後一次”亂買了,絕對沒有下次啦~~~)
 
女人始終無法確定,裹住自己腳步的,是哪一種束縛;
卻始終清楚知道,哪裡買的到更多折煞雙腳的「三寸金蓮」!
 
喜孜孜的入腳,唉呀呀的喊痛。
女人啊……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