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一點十分,接到朋友靜的電話。
深夜裡,她的聲音顯得疲倦而微弱。

睡不著,她說。
 

「白天喝了太多咖啡嗎?」我揉揉眼睛,問。
「咖啡是有喝的,但失眠不是因為咖啡因。」她的鼻音比夜色還濃重。
 
咖啡廳裡,前男友結婚的消息,從朋友口中蹦入她的耳朵的時候,她感覺腦袋一片空白,耳朵嗡嗡作響。
好像有隱形的炸彈,在她胸口轟然炸開。
教她疼痛的呼吸困難。
 
藉口上洗手間,她倉卒的離開座位。

朋友們似乎沒有發現她的異常,笑著要她趕快回來繼續八卦話題。
她站在洗手台前面,一次又一次,捧起冷水沖臉。
停止了動作後,抬起頭,看見鏡子裡面的自己。

滿臉濕,滿臉狼狽。
 

「怎麼會這樣?」她幾乎是嗚咽的問,「我到底在傷心什麼?」

我沒辦法回答她。

「我現在也有人愛了,我以為他對我來說早就沒有意義了……」
靜跟自己說話似的,語氣呢喃。
 

我想起朋友賽門跟我提過,有次他一大早六點多,接到前前女友打來的電話。

「什麼事阿…..」他接起手機,迷迷糊糊的問。
 
不肯結婚的賽門,讓交往四年的前前女友帶著恨意離開。
分手多年以來,他們一直不是朋友。
事實上,所謂的分手後當朋友,是個謊言,是個謬論,於人性而言無法成立。


 
真真實實付出情感,兩人的關係會像某種化學式。
不可逆推,無法再生。
 
賽門的女友,電話裡簡短而僵硬的問了一句:「聽說你要結婚了?」
 「什麼啊?你聽誰說的……」初醒,賽門還在意識模糊的階段,但假消息他還分辨的出來。
「沒有就好!」喀啦一聲,前前女友掛斷電話。
留給賽門一肚子的狐疑,還有一大早被吵醒的懊惱。
 
睡到十點醒來,回想起早上六點那通電話,賽門覺得莫名奇妙,於是決定撥了個電話弄清楚。

然而前前女友的電話怎麼都打不通。
對方關機了。
 
據聞前前女友,早就有了新的男友,而且過的幸福順心。
賽門怎麼都想不明白,她怒沖沖來電質問的原因為何。
 


戀人之中,總存在著一種矛盾的雙重期待。

分手後,人們期許自己要堅強,要走向新的人生、新的情感。
可是對於離去的戀人,我們卻很容易產生定格心態,不自覺的將戀人的人生暫停播放,停留在他還依戀妳,哭笑都還為著妳的那個模樣。
 
所以當我們明白這個事實:
離去的戀人,沒有妳也可以過的很好。
這就成為一種教人摸不著頭緒的打擊。
 
這種打擊通常不來自於分手當下,而是來自於分手後的好久。
 

靜,賽門的前前女友,大家。
我們往往期待自己是行星,戀人是衛星。

沒有了行星,衛星就該迷路,就該失措。
 


其實,也許我們才是衛星,繞著記憶恆轉。
寂寞,卻也無法脫離。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也希望能跟更多人分享,請按下推薦鈕,謝謝。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