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行駛的區間車,人多的像沙丁魚。
 
我跟小武在人群中,勉強找到站立的空間,
跟著火車晃動的頻率,左搖西晃的閒聊著。
 
張望之間,我們兩人都注意到,
隔壁的博愛座上坐了兩個年輕女孩,女孩前面站著兩個阿婆。
女孩們暢快的交談著,完全沒有意思要讓位給阿婆。
 
「嘖!我最討厭這種不敬老尊賢的人了。」小武皺著眉頭。
「你要去叫她們讓位嗎?」
「想啊,」小武有點苦惱的樣子,「可是對方是女的,我不好意思講。」
 
基本上,只要看到車上有老人家沒位子坐,我會讓位。
純粹覺得老人家體力不好,這樣站很辛苦。
而且車子晃啊晃的,老人家如果跌倒了那更糟。
 
不過,對於不讓位的人,我不會出面進行公民道德教學。
畢竟,都那麼大人了,除了自己,誰還能扭轉你什麼呢。
 
「我去幫你講吧!」我對小武點點頭。
評估之下,我覺得ok。
對方看起來不是刺龍刺鳳,牛鬼蛇神。
頂多被白眼,少不了一塊肉。
 
我越過阿婆,手輕輕的拍一下女孩的肩膀。
「不好意思,這裡是博愛座,妳是不是應該讓位給老人家?」
 
女孩的表情非常難看,不發一語瞪著我。
畫著美麗彩妝的臉龐,顯得有點綠。
 
阿婆們趕緊來解圍。
 
「沒關係啦~~~我們馬上就要下車了,」
阿婆笑笑的說,「小姐謝謝啦~~真的沒關係啦~~~」
 
我點點頭,回過身到小武旁邊。
眼角餘光,感覺到那兩個女孩,還在瞪著我。
 
 
「不讓,預料中事。」我聳聳肩。
「電她們一下也好。」小武揚揚嘴角,神情有種正義終於被伸張的痛快。
 
我想起有次看新聞。
歌手陳綺貞說,有次她在異國的地鐵車廂中,
看到一個扒手正在偷人的錢包。
 
扒手一邊貓一樣的下手,一邊警戒的東張西望。
剛好目光跟陳綺貞對上了!
 
陳綺貞對扒手搖搖頭,示意他不要偷人的東西。
對方比了一個「噓」的動作,然後惡狠狠的用手掌劃過自己喉嚨,
無聲的警告陳綺貞:
妳再多事,我要你好看!
 
陳綺貞再次堅定的對他搖頭,然後下一秒發生了恐怖的事情!
扒手衝過來毆打陳綺貞,一邊揮拳一邊用外語大喊,
故意製造出,男朋友在修理女朋友的家務事情境,
整個車廂,沒有一個人敢插手幫忙。
 
扒手將她打倒在地,臨走前還吐了口水在她臉上。
 
事後陳綺貞面對媒體,再回憶起這段經歷。
「我難以相信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她說著。
沒有太多的義憤填膺。
陳綺貞描述事情經過,用她ㄧ貫的溫柔與彽調。
 
「再讓我選擇ㄧ次,我還是會制止他,做我該做的事。」
她小鹿般靈秀的大眼睛,透露出一種輕盈的堅定。
 


我或許也有一點微薄的正義感。
但說穿了,也是很大眾化的正義形式。
那是ㄧ種,先確認自己不會受到傷害,
才願意化身為正義使者的,有限的正義。
 
我們其實對很多事情,都有著一種敢怒不敢言的真實想法。
然而能夠呈現出多少,能夠釋放出多少。
端看我們的性靈的誠實度。
 
恩,也許還端看對方拳頭的厚實度?
 

兩者相乘,可以計算出你的正義指數。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