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歲到三十歲之間,是一個充滿變動的年紀。
 
還沒工作的,有頭路了。
還沒結婚的,有伴侶了。
還沒生子的,有小孩了。
 
從「有」到「沒有」。
生命中的一切,好像正式施工一樣,漸漸有了立體感,有了真實性。
 
大部分人,就在不安和期待、退卻和實踐之間,緩緩建構出了形形色色的人生樣式。
 
我也一樣。
 

婚帖一張張寄來。
我往往看著上面,新郎新娘恩愛相擁的沙龍照,陷在一種不真的感覺裡。
 
照片裡頭,長髮挽起、神情柔媚的新嫁娘們,真的是昨日還跟我牽手嘻鬧,分享心事的女孩們嗎?
 
擁著妻子,西裝畢挺成熟穩重的準新郎們,真的是以前抱著籃球,有一搭沒一搭的彼此吐嘈,好似永遠都長不大的男孩們嗎?
 
當我還在為一個個新婚通告,感到震撼不已的時候,馬上又接到某某人的小貝比滿月的消息。
msn上,昔日同窗好友抱著剛出聲的小嬰兒,笑容如此燦爛。
 
我腦袋裡轟然一聲,煙霧瀰漫。

 
好像原本大家都在同一個月台。
最後卻搭上不同方向的列車,東南西北各不相同的離去。
 
有一種手足無措的不真實感。
就像科幻故事裡,被冰凍多年的主角,清醒之後無法相信人事全非。
這種心情隱含著寂寞,還有種不得不揮手的傷感。
 
為著生命中,每個昔日與你並肩,此刻卻坐在緩緩駛離的車廂裡,陸續出發的朋友們。

也為著早已上了某個車廂的自己。
 
 
在列車上,我隔著車窗玻璃,看見仍留在昔日月台的自己,那麼急切的朝我揮手。
用一種,此生怕再也見不到的力道。
 
相望,一模一樣的兩張臉孔。
 
漸離。
今日昨日,拉長成無法接觸的兩個彼端。
 
 
還來不及出聲,說再見。






你的肯定,是創作人最大的動力,請不吝按下推薦鈕,謝謝。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