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下著大雨,他說沒空來接你。
妳心裡面明白,因為他的車和傘,他的手心和殷勤,有另外一個女人提前預約了。
 
星巴克裡,他自顧自的幫一人份的咖啡加上鮮奶,
然後全神貫注在財經週刊裡,彷彿對面的妳從來都不存在。
 
他永遠忽略妳其實在等待。
 
等待他從汽車雜誌、財經報導、每日新聞,從任何該死的堆疊資訊裡「驚醒回魂」,
等待他在雜誌裡抬起頭,溫柔的對妳說:
「親愛的,妳也需要加鮮奶嗎?」
 
妳說想餐後想出門散散步,希望他騰出時間陪妳和狗走走,
他斜眼懶懶的說他累,然後丟下滿桌狼藉,攤在沙發上做遙控器的主子。
妳拖拉著滿滿堆疊的倦意,牽著狗兒走在黑漆漆的巷弄。
 
突然覺得想哭。
妳停住,狗兒止步,體貼的到妳腳邊撒嬌嗚嗚。
妳蹲下,雙手環抱住自己,眨著淚眼看狗兒。
不明白為什麼兩個人比一個人還寂寞。
 
 
「為什麼我老是愛上同一種爛男人?」
 
很多女人一輩子都在「無語問蒼天」,怪老天寫的劇本太糟糕。
場景不對,時間不對,環境不對,更讓人傷感的是───
 
「男主角不對!」
 
可能太懶散,可能太麻木,可能他的熱情給了其他的女演員;
可能太自私,可能太跋扈,可能他不滿意片酬對妳總沒好臉色。
 
他「對愛不專業」,「對妳不專心」,拿著劇本卻「脫稿演出」。
 
於是明明是「對手戲」,卻變成「獨角戲」。
妳一個人站在燈光打的亮晃晃的舞台上,反覆說著「我愛你」卻沒人聽。
 
兩個人的愛情對手戲,「開麥拉」之後本來應該甜蜜,
一個人的內心戲,收視率掛零卻一集接著一集。
「歹戲拖棚」,妳一個人傻傻收看,等不到字幕上的「全劇播映完畢」。
 
影劇界有惡搞的「金酸梅」卡獎,愛情界有零片酬的「金心酸」獎。
妳說不想當影后,不想拍爛片,不要每篇影評都在說妳很蠢,
可是妳手怎麼一直抓著劇本不肯放?
 
嘿,女孩,有件事情妳不明白。
 
愛情卡司裡,妳不只是被動等待戲份的女演員;
妳是燈光是編劇是美編是監製,妳是最偉大最無上的作手───
 
「妳,是,導,演。」
 
不要懷疑,在妳的舞台上,妳不比李安遜色。
 
妳有足夠的智慧,足夠的創意,足夠的主導權,
導一場妳滿意的戲,經歷一場讓妳備感尊榮的愛。
 
「只怕妳交出了妳的權柄,不再相信其實妳能夠。」
 
可不可以在妳的導演椅子上,微笑自信的挺直背脊?
不夠敬業的男演員,請他回家吃自己,要幾碗添幾碗隨他高興!
不懂珍惜的爛男人,叫他找別人糟蹋,妳很忙今天明天永遠都沒空!
 


妳其實很珍貴。
妳配得一切。
 
請把這些字句收進妳的心裡,放進妳的口袋,寫進妳的劇本。
哪一天,當妳站在燈光下,微笑著拉開裙子鞠躬說謝謝,
妳會發現,流淚的原因竟然可以跟幸福有關。
 
妳會知道那聲「開麥拉」,
原來是因為,妳預定的幸福已經到貨。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也希望能跟更多人分享,請按下推薦鈕,謝謝。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