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起的日子,綿綿長長已經兩年。

 
「時間過的可真快。」,她如此想著,然後微笑。
麥當勞裡面人聲雜沓,食物氣味混雜著嗡嗡人聲。
 
學生們穿著制服大聲的談笑,把薯條堆成一座小山;
遊樂區裡孩子們爬上爬下,母親們坐在軟墊旁微笑,用目光擁抱孩子;
歡迎光臨、謝謝光臨,服務員的聲響此起彼落,應和成多重唱。
 
男孩安靜的坐在她面前,專心的吃著和兩年前一樣的東西。
 
 
「原來你喜歡吃蛋捲冰淇淋啊!」
兩年前的第一次約會,女孩笑著這麼說,開心的像發現一個有趣的秘密。
 
「喜歡是喜歡,不過….」男孩微微偏了一下腦袋,思考什麼似的表情。
「嗯?」她興味盎然的睜大眼睛。
「不過我喜歡這樣吃。」
他拿起一根薯條,小心翼翼的沾著蛋捲冰,
卡滋入口,然後滿足的咧開嘴笑了。
 
「咦?這樣好吃嗎?」她忍不住笑發噱,像看小孩子似的盯著他。
 
「妳試試看啊!薯條的馬鈴薯氣味,配上冰淇淋的奶香,很好吃!」
「可是這樣一冰一熱混在一起,不是很怪嗎?」
「總之,味道真的很好,妳不試試看?」他溫柔的建議。
「哈!不了!我還是沾著番茄醬吃好了。」她吐吐舌聳聳肩,動手擠番茄醬。
 
男孩沒再強迫她,低著頭專注的吃完薯條,每口都沾著冰淇淋。

 
兩年過去了,相安無事,也相愛如是。
 
麥當勞裡,女孩堅守味覺慣性,薯條要和番茄醬同進同出,
男孩則永遠讓薯條和蛋捲冰,在嘴裡跳雙人舞。
 
兩年前,兩年後,同一個他,同一種眷戀。
女孩出神的看著他吃薯條沾蛋捲冰的模樣。
陷入幸福的恍惚感裡。
 
 
「嘿!試試看嘛~~用薯條沾蛋捲冰真的很好吃耶!」
好多年以前,在麥當勞裡,有另一個女孩左手抓蛋捲冰右手捏薯條,
興奮的對他這麼說著。
 
「這樣加在一起吃,口感很怪吧?」男孩瞇起眼睛,懷疑又興味的盯著她瞧。
「拜託!!相信我啦~~味道絕對跟你想像的不一樣喔!!」
 
女孩央求的撒起嬌,臉頰漾出甜甜的窩兒。
 
「沒關係啦,我沾番茄醬就好了。」男孩不愛甜食,對於「味覺冒險」選擇保守。
「好吧,你不吃,以後一定會後悔!」
女孩做了個鬼臉,裝出「沒人跟我搶,最好!」的表情,吃的一臉滿足。
 
他覺得她這樣吃很可愛。
他不打算跟進這種「混搭」;但他打算花很多時間,陪她吃看她吃,
然後用面紙幫她擦去嘴角的冰淇淋痕跡。
 
多久,他不確定。
每個人都有直覺,精準度從零到一百不等,
但有些人你遇上了,就能微妙的感應,倆人關係即將延伸的長度。


他希望這多久,代表很久很久。


 
相愛幾年,關係變化,愛情像離水的魚,
徒然掙扎劇烈彈跳,直到連尾巴都拍不出聲音。
張著眼睛,絕望成一種控訴。
 
女孩選擇離開。
 
 
男孩在分手後的某天下午,一個人來到麥當勞,點了一個套餐,
只顧發呆,直到漢堡薯條都冷去,可樂冰塊都溫熱。
沒有胃口,失去愛情容易造成食慾喪失,感官麻痺。
他坐了三個小時,然後想起她留下的「美食秘方。」
 
「一個蛋捲冰,一份大薯。」
他對著櫃檯人員說著,像在複習她點餐時的口吻。
 
回到座位,他拿起薯條沾著蛋捲冰,入口。
 
「好吧,你不吃,以後一定會後悔!」
他想起她曾經坐在對桌,假裝生氣的撂下沒殺氣的玩笑話。
 
嗯,真的很好吃,男孩現在才相信。
他安靜的全數吃完,發現自己終於有了味覺。
 
薯條加蛋捲冰,買二送一,附贈淚水。
他邊吃邊流淚,沒有力氣去遮掩自己可笑的脆弱,
還好當時外面也下著雨,起碼馬路比他的臉更潮濕。
 

然後不知道爲什麼,男孩從此淪陷。
離不開這意味深長的秘密搭配
 
他常常一個人到麥當勞,單點這兩樣東西。
然後花很長時間慢條斯理的吃完,擦乾淨手指坐在位子,
安安靜靜坐一個下午,哪也不去誰也不等。
沉靜安然,像其實沒在想念誰。
 
 
「這種怪搭法,你還真的是吃不膩耶!」
時空摺疊回到此刻,一樣的位置對面卻是另一個她。
女孩右手扥著腮幫子,歪著頭看他。
 
「也許是習慣了吧。」男孩拿起最後一根薯條,撣掉上面過多的鹽巴。
「還要我再幫你點一份嗎?」女孩總是體貼,永遠體貼。
「不用了。」
「沒關係,我看你好像吃不夠哩!」她抓起錢包,輕快的走向櫃檯。
 
男孩坐在位置上,轉頭看落地窗。
外頭不知什麼時候下起雨,濕濕冷冷像他第一次嚐薯條加蛋捲冰的下午。
不遠處櫃檯前,女孩笑著點餐,不明白薯條和蛋捲冰加起來是什麼味道;
就像她不明白他其實不是在進食,而是在複習。
 
反覆演練某人的習性,忘了「曾經」的意義代表「不再」。

 
味蕾比靈魂還誠實。
人們以為腦袋掌管回憶,愛不過就是記住或忘記,
其實,眼耳口鼻也同樣使力,讓你左彎右拐走不出追憶。
 
情人的身體氣味、掌心溫度、微笑方式、思考邏輯,
刪除不徹底,佔據記憶體,
複寫成你的局部,移植成你的好惡。
 
故事的結尾可能寫成離散,
記憶卻自做主張,延伸成光年。

 
也許,誰也沒能真正離開過誰。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