ㄧ個謎語,猜猜看世界上最多燈的,是哪種車子?


答案:垃圾車。

爲啥?請自己哼出垃圾車主題曲───少女的祈禱。
燈燈燈燈燈燈……燈燈燈燈…
就算再嚴重的走音,你也不難發現其間真的有數不清的「燈」。
 

國中的時候隔壁座位的女生收到了一個音樂盒───
在我國中年代,音樂盒在最佳告白禮物排行榜中,穩坐冠軍;
第二名是懷錶;緊接而來的第三名是大盒的金沙巧克力。

收到這三種禮物的女生,就像接受加冕的公主,莫不心花怒放心裡暗爽。
 

有天,我隔壁座位的女生收到了一個音樂盒,來自她心儀的同班男孩。
黑色,木質,透明的玻璃封面下壓著粉紅色的乾燥花。
「聽聽看是什麼音樂!」
在我們幾個女生興奮的慫恿之下,女孩羞怯的轉動金屬轉軸。
喀拉喀拉,大夥束起耳朵,等待即將自音樂盒悠悠傳出的旋律。
 
燈燈燈燈燈燈燈…….
垃圾車的音樂。
頭上才剛剛加冕的鑽石小皇冠,突然變成丐幫的草編破帽子。
女主角傻眼。圍觀的鄉民們一個個憋著笑。

浪漫的告白氣氛瞬間從鳥語花香,轟然一聲變成家家戶戶提著垃圾等車的局面。
結果那個男生被大家取笑直到畢業。
 
 
燈燈燈燈燈燈燈……
好幾個禮拜沒有倒垃圾了。

我坐在電腦前,輸入我的帳號,進入電子信箱。
四百三十二封未讀郵件。垃圾袋鼓鼓的幾乎爆炸。
我皺眉。
 

開始大掃除。
穩潔免了,抹布免了,掃把也不用。
我開始卯起來做食指運動,猛點滑鼠左鍵,刪刪刪刪刪刪刪。
沒有任何專門寫給我的隻字片語,只有一堆包裝和內含物都很粗糙的轉寄郵件。
 
標榜超級好笑,卻根本就看不出笑點的kuso短片。
文字落落長,但從頭讀到尾卻只讓人眼睛痠疼、腦袋瓜茫然的溫情小說。
告訴你這個有毒那個又不能吃,言之鑿鑿卻又根本無從查證的健康新知。
莫名奇妙一大堆的尋人啟事、尋狗啟示、尋這尋那啟事……
 

外加,垃圾桶裡面份量最驚人的存在物:
色情和廣告郵件。


什麼時候我的電子信箱變成了琳琅滿目、貨源齊全的愛情動作片批發大倉庫?
護士小姐之針不是這樣用的系列、乾妹妹之乾濕不分系列、
什麼都上就是不上學的學生妹系列、女老師與愛的小手拍向何方系列……

要啥有啥。
啥都不想要,可是卻什麼鬼東西都擠進來了。
 

廣告刪不盡,春風吹又生。

從前的我時時勤灑掃,固定幾天進一次信箱,東看看西收收。
漸漸發現,怪怪,才剛整理完馬上又果皮紙屑滿地飛。
更要命的是,滿地濃痰───色情廣告。
 
為什麼雅虎、pchome、Gmail……每一家電子郵件服務,
這幾年來都開始爭先恐後的,把免錢的郵件空間越給越大?
 

很簡單,吸引使用族群;
又,為什麼空間越大就越吸引大家使用?
更簡單:袋子越大,垃圾可以裝的越多!
 

於是,我開始懶了。
一兩個月過去,才打著呵欠輸入我的帳號密碼,
抱著沒有期待的心情,意興闌珊的走進雜草叢生的電子信箱。

轉寄郵件,根本懶得看了。連泡麵都還比較有營養。

開啟收件匣,唯一的實際用途,就是鍛鍊我的食指擊鍵速度。
入冬後天寒地凍,手指僵硬的時候來個五分鐘刪信運動,倒也還不壞。
 


說到底,這種心情除了不耐煩,
其實還包括一種想念。
 
想念很久很久以前,那質地輕薄、張張疊起,
非得煞有其事的寫上收件人地址、再麻煩的貼上3.5塊郵票、
等著郵差先生轟隆隆駕著野狼125光臨你家門口,啪啦一聲塞進信箱,
歷經千山萬水,終於安穩的抵達你掌心,
質地輕盈、帶著餘溫的,紙本書信。
 

我留著一大疊好多好多年前的書信。
來自某個喜歡過的男生、某個老早失去聯繫的朋友、或是某年聖誕節。
故事一個接著一個,結束了。

紙身燃亮微弱的光,我捨不得捻熄。
 


電子郵件信箱,像門戶洞開的入口,
讓數量龐大而無關痛癢的資訊,洶湧的淹進我的收件匣。
飽足的打起嗝來,反胃。
可是我的家門口的信箱,卻飢餓了好多年,缺乏真心的文字餵養。
 
 
電子信箱方便的要命,但是它的翅膀是萎縮的。
很多東西,就是到不了。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