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便男、塞郎、黃金先生……他的名字從好人好事的同義複詞,變成挫屎的同義複詞。
大家想怎麼叫就怎麼叫,全班同學輪番上陣,一個接著一個幾乎是排隊等著取笑他。

這些沒同情心的外星人,對於殘忍的事情居然如此之踴躍。看來宇宙沒救了。

「阿塞,你自己看開些。」我拍拍他的肩膀,愛莫能助的嘆口氣。
不知道是承受力已經衝破極限,導致腦袋內容物通通被洗掉了﹔還是修養太好懶得計較,阿塞的表情異常平靜,眼神沒有焦距的放空著。

古古怪怪,我看在眼裡不知如何是好。
之後阿塞更愛發呆了。全心投入的程度,好像聯考有發呆這個科目一樣。

惡意的排擠,持續。

班上的女生們培養出一種幼稚又傷人的默契,集體把阿塞看成病菌。
每當有需要接觸阿塞或他的東西﹕不論是課桌椅、聯絡簿、碰過的掃具,女生們都故意只使用大拇指和食指來練習「二指神功」;有時候甚至東西一扔,沒命的衝向洗手台,嘩啦啦扭開水龍頭。
「好髒喔!我的手會爛掉。」女生們花容失色的嚷著。

阿塞無言,我敢怒不敢言。
兩個人用沉默面對外星人的侮辱死光攻擊。
好幾個月過去,他的外號千變萬化,不管怎麼演變都很不雅。

最後定案成我現在叫他的名字。

阿塞。
 
 
「阿塞?」
我看著苦笑的眼鏡男,驚呼出聲。
「蛤?」眼鏡男張大嘴巴,反應不過來。
「貝兒,」我興奮的雙手摀住嘴巴:「我是貝兒,你的國中同學。」

三秒鐘的錯愕後,阿塞用氣聲爆出尖叫。
遙遠的銀河系兩端,地球人再度重逢於這場終極的搭訕研習班裡。
 
搭訕可不可以增進緣分?
當然可以。
我跟阿塞的友情,就是這樣歪打正著在這個奇妙的起點,重新展開。

演講結束。學員們團圍著匡宇簽名。

「阿塞,你這麼多年到底是藏到哪裡去啦?」我開心笑著,一掌大力的打在阿塞背上。
「沒,沒有啦,」阿塞身子一震,手上好幾本書差點沒有摔下地,「我一直都好好的活在這個宇宙間啊。」
很阿塞式的回答。

「倒是妳,跟國中一樣打人還是超痛的耶。」攏好書,他笑著瞪了我一眼。
以前有一段時間,我的座位恰好在阿塞的正後方。那時剛好是國三下,考試壓力大的要命,而且奇怪的是,隨著聯考怪物的逐漸逼近,睡意也成正比增加。我常常在數學課、理化課這兩門明明很沉悶,卻天殺的重要的學科課堂裡面,不小心翻起白眼,開始靈魂出竅。

這種時刻,阿塞則是我特約的招魂師。

「貝兒,起來了。」阿塞低聲喚我,我恍恍惚惚的抬頭,眼睛勉強撐開一半。
「趕快起來,老師在瞪妳了。」阿塞發出第二聲警告。
喔……好……我的眼睛終於打開三分之二,但口水還掛在嘴角,神智不清。
 屢次呼喚無效,阿塞會使出回魂儀式的最後一招,狂捏大法。
 
怎麼捏?當然是用手捏。
誰捏誰?嘿嘿,我捏阿塞。

「諾,」他默默的捲起袖子,把手臂送到我眼前,說:「捏吧。」
我瞇著眼睛,毫不客氣的用手指絞起他的皮肉,狠狠旋轉兩圈半。
阿塞的臉孔,剎時間卡通人物似的齜牙咧嘴、雙眼爆突,數百條顏面神經同時運用,擠壓成絕妙的搞笑面具。
「哈哈……」我全身顫抖,隱忍著爆笑。睡意全消。

醒了,三魂七魄全回來了。
我的國三生涯,在阿塞義無反顧的友情贊助之下,幸好沒睡成一片荒蕪。
我能有驚無險的勾上國立高中,阿塞的肉體犧牲功不可沒。

「話說回來,畢業後你從來沒有參加過國中同學會,家裡電話也早就變空號,」我隨手翻起他的書,問道:「你這些年到底在忙什麼?」
書裡面紅黃藍各色螢光筆,驚人交織。
「也沒有忙什麼啦,我在科學園區工作三年了,品管工程師。」阿塞說。
「唷,工程師耶,那你現在不就是不折不扣的黃金單身漢。」我抓起另一本書,挖塞,裡面的眉批和心得,密密麻麻螞蟻似的爬滿了書頁。
「黃金談不上,單身倒是真的。」阿塞食指搔搔人中,怪不好意思的說。

我微笑。
說的也是。
武俠高手不需要隨身攜帶劃滿筆記重點的武林祕集;以這些幾乎要被筆記擠爆的書本看來,阿塞現在還在練功階段,而且顯然下過一番苦心。
 
一堆人圍著匡宇,唧唧喳喳的發問。
「教主,如果女生給了我msn,卻幾百年都沒有上線,那代表什麼?」一個抓著刺蝟頭的男生問。
「你被封鎖了啦!」旁邊一個紅衣男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

「的確有這個可能,」匡宇點點頭,說:「不過,交朋友得失心不需要太重。如果你今天才剛認識一個女生,就馬上要把對方設定成女朋友的候選人,那只會徒增自己和對方的壓力,讓關係還沒開始就提早宣告結束。」

教主要開示了。我和阿塞往匡宇的方向擠過去,等著領受灌頂醍醐。
匡宇繼續說道:「況且,女生的感受是非常敏銳的,她可以馬上察覺到你的意圖、你的緊張、你的不自在。一旦女生感受到緊迫盯人的壓迫感,她馬上就會閃人。」

眾人點頭。

「可是,我就是對她有好感,才會跟她要msn啊。」刺蝟頭無奈的說。
「當然,人與人之間有好感才會想要進一步認識。」匡宇微笑,繼續說:「重點是,當對方對你的好感,沒有飆高到和你相同的程度,你就應該把心態調整過來,放寬成一種更具彈性、更有風度的模式。」

「不要自己一頭熱,對不對?」阿塞舉手接話。
「沒錯!」匡宇稱許的點點頭,說:「記住一個重點:不熟的時候,不適合癡情。」
  

我的眼睛瞬間睜成三倍大,點頭如搗蒜。
這句話簡直道出了普天下女生的心聲。



~~to be continued~~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