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是一個充滿弱點,卻又難以馴服的奇妙生物。
 
要殲滅我們的好心情,根本不需要動用任何重量級武器。
只消一句:
「妳最近好像變胖了?」
就可以把女生打入無止盡的自我檢討地獄。
 
腰身屁股大腿手臂,女生開始急切的對鏡打量,試圖尋找放縱飲食之後的犯罪痕跡。
自我評估還不夠客觀,廣為蒐證才能安心。
 
「我是不是真的變胖了?」
雖然還無法確定,自己期待的答案是實話還是好話,總之先問了再說。
「沒有啦,妳這樣很剛好。」通常好友會這麼回答。

糟了,心頭一震。
在女生嚴苛的身材字典裡面,「剛好」=「不瘦」
「不瘦」=「有胖的可能性」。
 
「不會啦,我喜歡妳這樣肉肉的。」男朋友有可能溫柔的安撫妳。
頓時晴天霹靂,以時速四十急遽墜入萬丈深淵。
肉是長在我身上,又不是長在你身上,你喜歡,本姑娘我可不喜歡。
 
「這樣比較好看啦,卡有福氣。」這句話可能來自媽媽婆婆輩。
最後一記致命性的重擊,揮在妳本來還在微笑的臉上。
無力的旋轉了幾圈之後,妳眼冒金星、砰然倒地。
 
長輩的審美觀念,有著和年輕女孩截然不同的數字換算單位。
她們心中的M尺碼,在我們眼中怎麼看都是L。
我們眼中的XL,在媽媽界卻被定義成完美的perfect size。
 
在詢問了由家人好友若干人,組成之「不忍說重話」陪審團之後,我們會做出以下決定:
 

節食。
 
我們決定跟深愛的零嘴、甜食、糕餅,上演一場肝腸寸斷的分手戲碼。
「不管再怎麼想念,我也絕對不會讓我的胃跟你見面。」

我們斬釘截鐵的宣示。
 
一天兩天三天,我們心神不寧、飽受思念之苦。
接下來「藕斷絲連」是一定要的。

「再見這一面就好、再吃這一口就好。」
 

不成功的分手,最讓人無力。
對象包括情人,也包括甜食。
 
一次次的堅定心志,一次次的軟弱破功。
情緒反反覆覆,跳針成一種悔恨交加,然後我們可能循著一條名為「自暴自棄」的路線,走向極度惡劣的情緒終點。
 
倒帶。
鬼擋牆的最初始起點,可能就是這麼一句:「妳最近好像變胖了?」
 
 
在最近一次決定節食的前天,我抱著壯烈的心情,幫我的胃跟那些情人們辦了個盛大的離別派對。
派對地點,歐式buffet。
當天,與會的來賓有蛋糕十幾塊、哈根打死冰淇淋十數球、炸蝦八尾、牛排六塊、各式燒賣點心、壽司手捲難以計數……還有許多忘了姓名的小角色,族繁不及備載。
 
「妳不是說要節食?」情人用一種看外星人的眼神,不可置信的瞪著我。
「我想把體重加到整數,再開始減。」我臉不紅氣不喘,嘴裡滿是蛋糕。
「先加,再減?」情人一臉狐疑。
「是的。先加,再減。」我塞進一口香草冰淇淋,然後嘴巴微笑成大大的U型。
 
 
磅秤上微妙的公分移動,宰治著我們的情緒變動
情緒跟著體重,下上瞬移。
 
這種偏執,男生大概要等下輩子投胎變成女人,才能全然體會。
此外,身為男生,如果你想提早投胎,倒是可以跟身旁女人多說幾次:

「妳好像變胖了?」
 
 
此話有奇效,保證能讓你在生死之間,經歷另一種刺激的瞬移。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