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經看過一對翅膀,在夜裡。

 
那晚,他背對著她而睡。
就著房裡昏黃的燈光,她的眼睛細細的搜尋著,最後駐留在他細瘦的背脊上。
 
他的軀體和年紀不符,纖細光潔的像少年。
 
短粗而雜亂的頭髮,在頭顱上倔強的攀附,像生意盎然的植物。
順著細瘦而結實的頸子而下,他的背脊像迷你的矮山,蜿蜒至同樣細瘦的腰部。
 
她看著他的背,像看地圖一樣。
 
他在睡夢中蠕了蠕身子,脊椎兩側隆起了兩塊肌肉。
翅膀似的,不安分的鼓動著。
  
她曾經聽說過一個故事,人類本來是有翅膀的。
 
我們可以飛翔可以遨遊,像鳥兒一樣。
然而人性總是愚昧,永遠有太多的不滿足,永遠有太多的不快樂。
 
我們的心奪去了我們的輕盈。
 
漸漸地我們飛不動了。
我們變的像雞一樣,有著肥厚,但卻只能笨拙拍動的翅膀。
 
人們於是開始拖著早已經失去作用的翅膀,在地面上步行。
翅膀太重了,既不能讓我們飛翔,又拖絆著我們。
 
於是開始有人提議把翅膀割掉。
 

是的,割去。
一對一對的割去吧。
 
人們從此忘記自己本來是可以飛的。
我們只能痴傻傻的凝視著天空說,如果我可以像鳥兒一樣飛翔,那該有多好……
 
那該有多好。
 
 
她凝視著他的背部,那曾經將翅膀和肉體連結在一起的,細緻的肌肉。
 
他在睡夢中躁動了起來,餘翅鼓動著。
 
「親愛的,」她伸手輕撫著他的餘翅,「你要飛去哪裡呢?」
他沒有回答,壓抑的將頭顱埋在枕頭裡。
 
「你的翅膀快長出來了,」她兀自低聲問著,「你要飛去哪裡呢?」
 

「你要飛去哪裡呢……」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