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之後的人生,活脫脫像一場奇幻冒險之旅。
每個玩家啟動了遊戲的start鍵之後,驚險刺激的闖關遊戲,就此展開。
 
一關接一關,一站接一站。
無可回頭,只能前衝。
 
不同的年紀,會遇上不同的關卡和怪物。
打敗了「找頭路大魔王」之後,緊接而來的高難度挑戰,就是「找伴侶大魔王」。
 
我的朋友們,一個個以婚戒為刀、證書為劍,前仆後繼迎向這個終極戰場。
 
 
參加大學好友S的訂婚宴才沒幾天,另一個朋友W在msn上敲我。
目光漫不經心的掃過她的msn顯示圖片,緊接著下一秒我驚呼出聲:
 
「妳男人跟妳求婚了?」
 
圖片裡,一個疑似W的無名指,戴著一個疑似訂婚戒的玩意。
 
「是阿。」W羞答答的回答。
「恭喜。」我簡短的打了兩個字。
馬上有一種巨大的恐慌,像怪獸張開滴著黏液的大嘴,把我一口吞下。
 
童話故事裡面,公主被王子拯救之後,一定會嬌滴滴喜孜孜的倒在王子的胸膛,然後兩人四目交纏、深情對望,手牽手邁向有落日餘暉的美好未來。

沒有別的版本,沒有別的可能。
 
然而,如果今天穿上蓬裙、頭戴皇冠的人換成我,我恐怕會在王子牽著我走向夕陽的那個moment,突然停下腳步。
 
「妳怎麼啦?」溫柔體貼的王子,一定會關心的問。
「抱歉,我有點想吐。」我勉強的吞了口口水,臉色鐵青。
「親愛的,是剛才的噴火巨龍讓妳驚魂未撫嗎?」王子心疼的揉揉我的掌心。
「是你的臉讓我想吐。」我白目的吐出真心話。
 
匡噹!寶劍從手中滑落。
穿著白色衛生褲的王子,一臉錯愕。
我慌慌張張胡亂撩起,一個不小心就會讓我摔得狗吃屎的累贅裙襬,一邊點頭跟王子說不好意思,一邊尷尬的急速閃人。
 
故事最後的畫面:
我一個人奔向大的離譜的夕陽,因為逃得太急而呈現外八字狀態。
王子整個人定格,嘴巴闔不起來。
一旁的白馬尷尬到不行,立刻急中生智,低頭吃草假裝沒牠的事。
 
 
把承諾想像成粉紅色,在婚姻上打一個緞帶蝴蝶結。
這是我始終欠缺的能力。
 
心理學家會告訴我:
這是因為妳爸媽的婚姻失敗,過多的恐懼不斷被複製然後貼上,所以妳心臟有個大洞,無力承載諾言。
 
社會學家會告訴我:
這是現代人對承諾的恐懼症,發病原因來自於對人際關係的不信任、對生活的不確定感。
導致妳一想到要跟某人執手終身,就開始焦慮不安、倉皇失措。
 
 
「會怕,只是還沒遇到對的人。」另外還有此一說。
 
眾說紛紜,版本不一。
我只是,只是不明白。
 
兩隻候鳥,要如何共用一雙翅膀?
長程飛行的終端,經緯度交叉成一種秘密。
無可預知。
 
 
「W,結婚當天,記得要囂張一點阿。」我提醒。
「啥?」
「要爆乳。」我不介意說得更白。
「我……我盡力而為。」一向溫婉低調的W,戰戰兢兢地接下了我的殷殷期許。
 
就如同我每個嫁出去的好友一樣。
我知道W當天一定會很美。
 
 
她的人生,即將展開白色翅膀,朝幸福的換日線飛去。
我的手指則輕輕劃過地球儀,持續尋找降落的刻度。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