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塞,其實要吸引女生不難。只要你擁有察言觀色的能力,加上本身散發出的內涵和個人質感,絕對可以攻守兼備、成功出征。不過,重點還是在於吸引對方的過程,如何進退有矩、不急不徐,優雅而適度的表現出好感;卻又不讓女生覺得你只是一個討好她的男奴。」

「這種拿捏技巧,是需要慢慢去學習精進的這,也是我期待你的地方。」

匡宇的話語,像一條巧妙而精實的線。
專心聽著,脊椎會慢慢的被拉起。

不知不覺,我跟阿塞的背部都開始挺的直直地。

「匡宇,請你幫我看一下,」阿塞想到什麼似的,突然啊了一聲:「像我這樣的男生,真的還有救嗎?」

原來是要請專家鑑定。
匡宇給了我一個微妙的注視,我會意的丟了一個眼神回去。


關鍵就在此。

我們都知道,阿塞在展開這個充滿可能的旅途之前,唯一需要的盤纏就是:
自信。

這個東西很抽象;可是沒了它,一切的夢想都不可能具體化。

匡宇於是很認真的用目光審視阿塞,從頭到腳,再從腳到頭。
X光掃描似的,魅力體檢報告出爐。

「我知道答案。」匡宇開口了,語氣無比篤定:「可是這個答案必須由你自己來說。請每天每天,對著鏡子裡面的自己,不厭其煩的說出三個字。」

你可以。

阿塞喃喃的跟著念了一次。
我也在心裡幫他念了一次。

你可以。
這句話是他接下來要反覆記頌的,唯一真理。
 
 
阿塞的跑步進度提升到三千公尺。
我則頂多痛苦的煎熬到兩千,然後就全身無力的攤坐在跑道旁,看著他和同一個偶吉桑進行男人間的戰鬥。

阿塞的腳步越跑越穩了。
 
除了保持運動之外,每天早上刷完牙洗完臉,接下來他的固定行程就是對著鏡子來段「深情告白。」
「你行的!你是一盞亮度持續提升的超帥氣燈泡,充滿活力充滿自信!」

什麼事情都一樣,你選擇相信什麼版本,你的人生就會照著那版本演出。

阿塞對著鏡子高聲宣讀出他的角色設定,一直到瞇瞇眼散發出神采飛揚的亮光、背部挺直的像操練中的阿兵哥,這才精神抖擻的出門上班。
苦笑的一號表情不見了以後,取而代之的是嘴角不自覺的上揚弧度。

公司裡品管部門的工作其實壓力不小,每天面對處理不完的客訴案件、例行性的產品檢查,阿塞同部門的同事們,一進到公司每個臉都臭的可以薰死人。
工作的時候除了面對電腦螢幕和電話線路,大家還有另一個不約而同的注目焦點。

牆壁上的大掛鐘。

恨不得用強大的集體念力,把指針運轉到下班的時間區塊。

「妳有時候不會覺得上班很痛苦嗎?」阿塞曾經問過我。
「廢話,這是一定要的。」我想都沒想,回答的乾脆。
「那該怎麼辦?」阿塞問。
「四個字,」我大方的貢獻出我的上班座右銘:
「苦中作樂。」
 
「把一些微不足道的小快樂和成就感,放大到一種誇張的地步。久了,假戲可以成真,工作時的快樂也可以變得貨真價實,」我突然想起阿塞在操場上拼了命跑步的模樣:「就像你在跑步,剛開始一定覺得痛苦萬分,等你持之以恆養成習慣了,漸漸就會發現這種痛苦居然可以昇華成一種暢快和成就感。」
 
「大概就是醬吧,不過說來容易做來難,快樂工作這個充滿奧義的絕技,我自己也還在練習中。」我拍拍阿塞的肩膀,作了個共勉之的微笑表情。

結果他卯起來融入在這個奧義之中。
上班時的無精打采不見了,取而代之的鬼上身似的活力充沛。
 

「你最近不太對勁,」咕嚕首當其衝發現阿塞的變化,他擔憂的摸摸阿塞的額頭:「是不是發燒啦?還是受到什麼打擊?怎麼突然變的那麼積極?」
阿塞笑著聳聳肩,把每天早上對自己的打氣傳授給咕嚕。
 
「有沒有這麼神奇阿?」咕嚕半信半疑的歪著腦袋,打量眼前看起來明明是同一個人,卻隱隱約約不太一樣的阿塞。

隔天早上,咕嚕也跟著如法炮製。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貝兒老師 的頭像
貝兒老師

貝兒老師上課了!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