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立!立正!敬禮!」班長洪亮的口令,壓過教室裡浮躁的嗡嗡人聲。
 「好,坐下。」我習慣性的掃描教室全景:「咦?怎麼少了個人?」
「XXX呢?」我脫口而出。
 
「出事了。」同學異口同聲的回答,各個表情古怪。
「出事?出啥事?話不要亂講喔!」我正色追問,眼睛剛好瞥見來巡堂的班導師。
「我正在問大家,XXX怎麼沒來呢!」我對導師點點頭,微笑示意。
「被帶回家管教了。」導師表情也很嚴肅。
 
帶回家管教,代表事情大條。
通常只有重度違規,校方才會動用到這條規矩。
印象中的他,雖然上課的時候常常管不住嘴巴,但橫看豎看都還算是個善良可愛的孩子,離壞還很遠。
 
「發生了甚麼事?」
「小人開大車。」
「開車?開甚麼車?」我驚訝的挑起眉毛。
 
導師的臉上,揉合著好氣又好笑的複雜表情。
全班憋著笑,你看我、我看你。

氣氛詭異。
 
「他趁媽媽出國,爸爸上班的時候,把他家的車開來上學。」
導師神色一正,又恢復了一種不可挑戰的嚴肅。
「而且還是那種2700cc的休旅車喔!」一個男生補充,表情興奮極了。
「安全開到學校了?」我眉毛又提高了半公分。
「安全到校,而且還停在校門口附近的停車格。」導師說。
「喔?路邊停車,技術還不錯嘛。」我咳了咳,說。
 
教育就是要努力找出孩子的優點,不管是在多不可思議的事件中。
 

「那,回家的時候呢?」
「撞上了郵務車。」
「人沒事吧?」才剛剛下降到正常高度的眉毛,馬上又揚了上去。
「人沒事,車子有事。」
「後來呢?」
「對方馬上把他帶到警察局,連辦案員警都哭笑不得,那麼小一個傢伙,開那麼大一台車子。」
導師搖搖頭,臉上的表情跟警察一樣,哭笑不得。

「這算是重大違規了,所以只好請他爸爸把人帶回去管教幾天。」
說完,給全班一個「你們這堂課給我乖一點」的告誡眼神,導師轉身離開。

大家識相的關上嘴巴,安靜。
 

「恩……不過,」我試著說點甚麼:「雖然這種行為一點都不值得鼓勵,我還是要說他也太厲害了吧。」
真的,很扯又很厲害。
「老師考到駕照後,上路半年多才開的比較順,他居然可以直接開到學校――而且還是那麼大台的車子。」
 
滿頭緊張的汗水、身後不耐煩的喇叭聲,路人憐憫的竊笑眼神,二十分鐘進退不得的尷尬。。
我永遠記得,第一次路邊停車的痛苦回憶。
 

「這傢伙將來不可小看,」我捏著下巴,沉吟著:「看來藤原拓海有接班人了。」

全班哄堂。


「不過,還真是好險。」我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好險什麼?」
「好險他老爸不是開飛機的。」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