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測前、基測後,國三生涯的兩個世界。
 
滿山遍谷的考卷屍堆,張張刻著狼狽的阿拉伯數字。
成績,一個個睜著雙眼、死不瞑目。
盯著書本,但視線卻無神的穿透紙頁。
日期倒數,眼圈加深。
對著滿桌筆尺文具相關戰備,深吸一口氣,遙望烏鴉紛飛的蕭瑟天際。
口裡一聲長嘆,心裡一陣悲愴。
不知道即將跨入的是戰場,還是刑場。
 
撕下日曆,那關鍵一秒鐘。
天堂和地獄,瞬間精準切換的神奇開關。
 
基測結束,春回大地。
 
死裡逃生,方知生命之可貴。
及時行樂,歌頌世界之美好。
小說漫畫普克牌、聊天呵欠挖鼻屎。
昔日的仰天長嘯,切換成此刻的仰天長笑。
 
 
歌舞昇平、鑼鼓喧天。
準畢業生集中的大本營,國三教室。
 
九年某班的教室。
結合漫畫屋、MP3視聽室、地下賭場、湯姆熊遊藝場、男來店女來電交誼中心……之多功能、多元化、多向度發展之教育空間。
 
昏暗空間裡,學生們各自專注、好不忙碌。
「燈也不開,是不怕拿錯別人家的牌喔?」我插著腰,一臉沒好氣的說。
「老師,摸黑總是比較刺激嘛,打牌也不例外喔。」
學生甲抽出一張黑桃A丟在桌面上,忙到連頭都沒空抬起來。
 
「你們導師答應讓你們帶牌來學校?」我問。
「他沒說不行。」另一個學生倒是很給面子,願意把頭從漫畫裡稍稍抬起。
「那,這個呢?」我伸出一根手指,朝桌子比了比:「連骰盅都帶來了,會不會太誇張?」
「那、那個是買普克牌送的啦,順便帶來而已……」
圍觀賭局的鄉民,同學乙,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
 
真……
真是…..
真是讓我……
太、感、動、了!
在這個學生教老師的荒謬年代,居然還有這麼懂得自我反省的學生,實在是讓身為教師的我,感激涕零欣慰不已。
 
「這樣實在是太傷眼力了,老師去幫你們開燈吧。」我搖搖頭,淡淡一笑。
「牌要玩,身體也要顧,要不要老師幫你們馬個兩節,舒活舒活筋骨?」
以上這句我沒有說。
再怎麼悲慘,身為老師,還是要守住人類的基本尊嚴。
 
反正他們的日子也沒幾天了。
我是說,待在學校的日子。
 
 
甚麼事情都一樣。
衰極必盛,盛極必衰。
天天看漫畫打普克挖鼻孔的日子,過久了也是會空虛。
 
航海王從第一集看到第似四十八集,再從四十八集看回第一集。
大老二檢紅點心臟病抽鬼牌,日以繼夜、夜再接日,一副牌從全新玩到破爛。
開始呈現無聊狀態。
 
然後,所謂的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緊接著的重頭戲――
各個高中職校的入學宣導。
 
這是個講究形象,重視宣傳的年代;連「教育工作」這個乍看之下千年不變的化石級職業,都不能免俗的隨著時代的潮流前進。
這、這根本是黑澀會妹妹、模範棒棒糖的新成員甄選現場吧?!
 
一個個穿著俏麗高中制服的帥氣學長、美型學姐,以打著舞台燈光的明星姿態,大舉入侵平靜無波的國中校園。
刮起了一陣旋風,敲醒了糜爛民心。
 
「欸欸!你看那個學姐,裙子超短的耶!」
「某某高職的學長,長的超像棒棒糖裡面的獒犬耶……」
「叉叉高中的女生,聽說都很正耶,看他們來宣傳的學姐就知道……」
 
一時之間,人心惶惶,喔不、是人心癢癢。
風吹過,不知哪兒傳來謎樣的梵音。
老師們閉著眼睛,喃喃著:「回來了……」
「陳同學,李同學,黃同學,張同學……大家都回來了……」
 
漫畫書,闔上了。
MP3,關掉了。
掌上型,收起來了。
 
講台上活力四射的宣傳大哥哥大姐姐們,讓學生的清醒指數,瞬間由負數高飆到破表,瞳孔從原本的休克放大狀態,立刻收縮,並且放射出炯炯有神的旺盛生命力。
 
「學弟妹,聽完了我們的學校簡介,大家還有甚麼疑問嗎?」
涉世未深的可愛學姐,毫無戒心的嫣然一笑。
台下,一雙雙賊笑的詭異眼神。
 
「三、三圍……」
「手機號碼!」
「有沒有男朋友?」
「這禮拜天有空嗎?」
 
我就知道。
真的,我就知道。
 
 
一波波入學宣導活動,在最後一間學校的來訪之中,劃下如煙火般華麗爆破的完美句點。
 
護校。
 
「學姐,我好壞喔~~可以幫我打乖乖針嗎?」
那是甚麼針啊?
如果真的有,老師馬上推動「人人有書念,各個有針打」之全台灣教師大聯署。
 
「學姐,我指甲好痛,可以幫我按摩胸口嗎?」
武俠小說看太多了?
你身上有哪一條脈穴,可以把指甲跟胸口連在一塊?
 
「學姐,我……我呼…吸困難……快來幫我CPR….」
老師高中的時後跟安妮親過嘴,CPR這種小事還不容易。
只要一根榔頭加上一本厚電話簿,我包你馬上呼吸暢通!
 
 
結束了。
再美好的故事,都會劃上句點。
穿著超短制服裙的學姐、眼睛超大的海軍服學姐、甜美的小護士學姐……一切的一切,都已經走出了校門口。
走出了他們的生命。
 
校園再次恢復了平靜。
騷動的,是鳳凰木枝頭上,橘色鮮豔的花苞。
 
離別,已經要綻放。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