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黝黑,動作靈活,賊頭賊腦。
行跡鬼祟,身材橢圓,伺機而動。
 
 
討人厭的傢伙。
蟑螂。
 
經過長達兩個月的「爸媽出國,必須自行殲滅蟑螂」特訓,我對於蟑螂的搞定能力,已經從手無縛「蟑」之力,進化到「你再過來,休怪我不客氣」之絕命反撲。
 
狗急跳牆。
貝急殺蟑。
 
幸好世界上有噴效這個無比偉大的發明,讓每個懦弱少女,都可以一邊尖叫一邊噙著眼淚痛下毒手。
嘶嘶嘶。
來一場乾冰特效、讓阿蟑馬上翻肚來段地板嘻哈。
 
 
渾身顫抖、手握凶器、兩眼無神、呼吸急促。
殺夫的感覺,應該也不過如此吧。
第一次會怕;第二次會慌、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漸漸的,食指的反射速度加快,狙擊精準度也開始提升。
胸口起伏的劇烈程度,逐漸漸緩。
 
心狠手辣指數,已然提高。
不變的,是強烈的厭惡感覺。
 
 
「咦,誰來放肆?」
拉開辦公室抽屜的瞬間,我皺眉。
十幾粒黑漆漆的碎屑,四散出犯罪證據。
 
有不速之客入侵,而且還拉了很多屎。
 
又是他。
揮之不去的腦人存在。
 
每一種犯罪行為的背後,都隱藏著不可力抗的強大驅力。
 
加了護套的牙刷、牙膏、鏡子、面紙一包。
我對著抽屜左盯右瞧,怎麼樣都找不出犯罪誘因。
牙刷牙膏?
也許他想跟我來個間接接吻。
取出,呼,應該可以鬆一口氣了。
 
第二天,一堆屎。
 
鏡子?
也許這傢伙是個自戀狂,喜歡對著鏡子決定今天的鬚鬚樣式。
取出,恩,應該沒有問題了。
 
第四天,皺眉。
 
面紙?
說不定他有潔癖,大號完習慣擦屁股?
取出,唉,隱約不安。
 
 
第六天,屎。
 
我瞪著抽屜,一頭霧水。
沒有意圖的犯罪行為,成了一種惡作劇。
 
學校辦公室裡,我除了擺臭臉的老師,又多了一項沒有給薪的兼差。
掃廁所的歐巴桑。
不定時的打開空無一物――
恩,嚴格說起來不能算是完全空無一物的抽屜,因為有屎的點綴。
皺眉,拆下,沖洗,晾乾。
 
辦公桌裡頭的其他六個抽屜,免「屎」金牌護身似的,怎麼樣都拉不到他們家。
只有那個已經空無一物的抽屜,持續遭到光顧。
 
皺眉,拆下,沖洗,晾乾。
持續。
莫名其妙。
 
「我不知道他――也許是他們――是怎麼一回事,天涯何處無抽屜,為什麼偏愛空了的那個?」
我不耐煩的抓了抓頭髮,釐不出頭緒。
「事出必有因。」淡淡的,J說。
「甚麼鬼因阿,我啥都想不到了。」嘖了一聲,繼續抓頭。
我不是福爾摩斯,對於沒有線索的謎底毫無耐性。
「看來,只有這個可能性了。」J瞇起眼睛,一種作做的睿智表情。
「快說!」
我的眼睛和耳朵同時張大。
 
 
「他想找個空無一物的地方,一個人靜一靜。」
 
咚。
雙膝及地。
我的腦袋呈現跪姿。
 
「唉呀,我怎麼沒想到呢……」我吐了口大氣,巴了自己額頭一掌。
J的表情依舊淡淡的,再加入一點點得意。
 
 
認了。
如果他是一隻如此多愁善感的蟑螂,我也只能認了。
 
苦也要做,樂也要做,那一件事情你打算怎麼做?
洗手台邊,不知道第幾次,我嘩啦嘩啦的沖洗著抽屜。
 
「李老師妳還真愛乾淨啊,連抽屜都要用洗的。」同事經過,給了我一個陽光普照的笑容。
雷雨交加,我的內心狀態。
 
「恩,是阿。」
努力的,使勁的,運用臉部肌肉勉強擠出一種表情。
 
笑。
 
即使嘴角感覺像抽筋。
我想,還是笑吧。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