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有人在我的留言板,說要我去看看他的作品,給一些意見或指導。

不是我小氣,只是這種拜託讓我覺得有一點,恩,怎麼說,不知如何是好。

當然,我會去看看,我也喜歡欣賞別人的部落格。
不過通常瀏覽之後,我還必須擠出一些建議,而這些建議根本不知道能不能幫的上任何人。
 
對於創作,我有一些很固著的想法。
 
寫作,基本上就像是一個人天生的神情、姿態、習性、或是小動作,這些東西都是自然流露出來的,也是一個人由內而外顯現出的東西。
你要怎麼去針對本質性的東西,給予甚麼有意義的建議?
 
好像沒有辦法,也沒有必要。
 
從小到大,沒有任何一個朋友或是老師,可以告訴我「欸,妳文章應該要如何如何寫……」
當然,有一些公式性的大原則可以套用,比如說主題或方向可以怎麼調整之類的,但是教人怎樣才能寫的動人?這恐怕是最不可能的任務了。
 
如果真的有人想跟我聊,文章要怎樣寫,才能引讀者入勝,我能給的最實際的建議,其實也只有:
 
認真的去閱讀。
 
老實說,我很沒耐性,對人對事對很多東西,我既急躁又沒有恆心。
尤其是閱讀,我知道多唸一些東西,多接觸一些經典,對我的幫助會很大;偏偏我只要一翻開書,就容易天馬行空胡思亂想,如果一個章節或一個開頭不吸引我,我馬上就打開另外一書,絲毫不留情面也不願意勉強自己。
 
所以,我看的書其實很少,身邊累積了不少想讀卻沒讀完的東西。
但是,一旦發現了一個文字很能打動我的作者,我會把他的東西都找齊了,一本都不漏的看。
而且,看得非常非常的慢,幾乎是用咀嚼的心情,讓眼睛像蝸牛一樣的爬在紙頁上。一但我發現了一個句子,或是一個段落非常的迷人,我甚至會反覆而專注的看個三、四次,因為我想要追究:

為甚麼這一段字句,具有這樣的魅力?
作者使用了甚麼樣的文字?甚麼樣的修辭方式?標點符號怎麼下的?
 
甚至,我會默記一些很棒的短句,試圖把那種語感,內化到我自己的語感裡面。
 
這樣看小說,其實還蠻痛苦的,就像用慢速撥放在欣賞一個妳急於窺見劇情的好電影,但是妳不只是會知道劇情發展,妳會更清楚很多細節的擺置,妳會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收穫。
 
就因為懶的讀書,所以我要讓每一本讀過的書,其價值都發揮到極致;把每一字每一句都萃煉出有益於我的養分。
 
 
除了要我在寫作方面給評語之外,偶爾,偶爾也會有人來留言問我感情問題。
通常故事大綱都不太一樣,有第三者介入、有暗戀心情、也有走留之間的猶疑不定。
這,才讓人頭大。
 
我提出建議,妳就會照做嗎?
我安慰妳,妳就會覺得好過嗎?
吐完苦水之後,再度面對難解的愛情習題,妳就會豁然開朗突然變成天才神童嗎?
 
顯然不會,妳還是很脆弱,就跟我跟她,跟全世界的人一樣。
 
說的直接點,最適合妳的選擇方案,其實妳早已經了然於心。
該怎麼做怎麼說,該獻上一巴掌還是一個吻,其實妳很清楚,比誰都清楚。
偏偏痛苦的是,知道是一回事,做不做的到則完完全全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妳還是常常在問一些根本沒必要問的問題,還是常常在做一些純粹是抒發的抒發。
 
如果我成為兩性專家,那我一定會是全天下最不負責任的兩性專家。
不管別人怎麼問,我都會真心的,講出唯一結論:
 

關於愛情,妳的種種痛苦,並非來自於找不到正確的解決方案;
而是妳找的到、卻做不到。
 
 
有些事情,真的沒有叩門去問誰的必要。
因為妳的口袋,早就裝滿答案。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