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是草莓盛產的季節。
 
草莓巧克力、草莓餅乾、草莓軟糖、草莓麵包……
各種草莓的相關產品,滿滿擠爆商店的貨物架。
 
大自然的草莓,只在冬季量產。
人體上的草莓,卻不分時節、四季豐收。
 
為了愛,每個人都當過農夫。
情人的軀體,是我們細心耕耘的沃土。
 
是的,我說的是「種草莓」這檔事。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當下難免考量到「如果有學生很白目的來問我:老師,妳以前也種過草莓喔?」之類的尷尬問題,我可能會整個人傻在那,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義正辭嚴的教訓該生:「妳媽媽沒有告訴你,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問嗎?怎麼可以問老師這種越界的問題,害老師羞死了!
好像有點小題大作、反應過度了。
 
「草莓?妳說的是大湖產的那個草莓嗎?」或是直接打出一記完美的太極招式:「既然是關於農作物的問題,那去問生物老師,應該比較適合。」
 
再不然:
「如果你說的,是指人體上的草莓,那……應該去找健體老師,再不,輔導老師應該也可以,反正就是不要來煩美術老師。
 
想好了脫逃的台詞之後,我於是心安理得,繼續我的「草莓論述」。
 
 
我多年來潛入民間,實地探察各大草莓園,終於得到以下推論:
「越是稚嫩的愛情,越是適合草莓生長的溫床。」
 
換句話說:
年輕男女,對於「種草莓」一事,顯然比較熱衷。
 
在情人身上甜滋滋的種下幾顆草莓,不僅可以清清楚楚標示出你的愛情地盤,更可以藉此提醒所有嗡嗡飛行的蒼蠅、蜜蜂:
此人已經「名花有主、名草有主」。

順便,讓全宇宙知道:
你跟阿那達之間的愛情指數,已經熱情破表,進入了「愛到最高點,心裡沒別人」的至高境界。
 
 
我永遠記得,好多好多年前,我跟幾個同學到溜冰場殺時間。
一個男生自我們眼前疾速滑溜而過,霎時,我們的眼睛爆凸到差點沒有彈出來。
 
挖塞,那男生刻意敞開的襯衫之中,露出多達二十幾顆的超大草莓!
春風滿面、歡慶豐收。
該位草莓園男主人,以超級閃光的手法召告全天下:「我跟我女朋友,現在可正打的火熱哩!」
 
當下,身為土氣國中生的我,完全被震攝住了!
「太邪惡了……」我看著他揚長而去的背影,一邊不可置信的喃喃著:「成人的世界,實在是太邪惡了……」
 
事隔多年,此時再想起那個畫面,心裡只覺得:
大哥,也太丟臉了吧!
 
如果遇上不識貨的路人,說不定不但沒閃到別人,還會被以為「這傢伙昨天去國術館拔罐喔?」
 
總而言之,結論是:草莓是熱戀的農產品。
 
 
另外,在大家耳熟能詳的童話故事裡頭,灰姑娘於十二點的鐘聲敲饗之後,抓起裙擺匆匆離去,只留下一只玻璃鞋。
 
嘖嘖,這娘們心機實在是有夠重。
別的不掉,偏偏就掉鞋子!
 
鞋子既然是穿在腳上,理所當然也算「貼身物品」的一種,在古早的東方,男人喜歡把玩女人家穿過的小鞋子,以此做為撩撥情慾的戀物儀式;在西方,當王子彎下腰,拾起那只盈透美麗的玻璃鞋,即刻,他也成了愛情的俘虜。
 
灰姑娘不在身邊,但那只鞋還在。
睹物思人,有時比見著本人,更令人情癢難耐。
 
草莓,也有這個妙用。
 
離去之前,在戀人的頸肩、胸前,留下一枚愛的印記。
接下來幾天都沒見面的機會,但那顆血紅色的吻痕,卻像洗刷不去的胎記,每當你對鏡思量、每當你沐浴更衣,都無法不看到那抹紅。
 
然後你便想起戀人。
想起他的體溫、想起他的唇、想起他緊緊依偎著你,專心吸允你肌膚時的神情。

思念,越發張狂。

小小一顆草莓,成了迷人心魂的降頭術,戀人之間互相施法,企圖讓彼此無法相忘。
 
 
草莓在愛情的世界裡,傳遞著既酸又甜的滋味,成了情人獨霸濫用的印章。
然而,不得見光的愛情,是長不出草莓的貧瘠土壤。
 
地下戀情、不倫之愛,多角的愛……
偷來的愛情,最顧忌「擦不乾淨的證據」。
一個短期之內消滅不了的吻痕,足以打碎所有脆弱的平衡,掀起驚濤駭浪,打翻愛情裡所有紙糊的假象。
 
 
說到這,我不禁想起唸師範院校的時候,一個好朋友的草莓故事。
 
跟男友陷入熱戀的她,暫時性的罹患了重度的「草莓成癮症」。
每隔幾天,她的脖子就會長出幾顆新鮮草莓,採收率太高了,我們這幾個女生常常忍不住出言逗弄她:
「看來,有人昨天又跟男朋友約會囉~」
 
她總是害羞的笑,臉頰一片漲紅,吞吞吐吐找不到脫罪的辯詞。
有天,她告訴我們:「其實,我也會幫男朋友種草莓。」
 
這哪有什麼稀奇的?
熱戀嘛,不要說草莓了,有人連番茄都種的出來。
 
「而且,我種的都很大顆……」她欲言又止,一副不好意思說,可是不說又很難受的複雜表情。
「哈哈,多大顆?」
「看起來……」她低下頭,討饒似的扁起了嘴唇:「看起來像一顆完整的紫米湯圓。」
「紫米湯圓?」挖咧,前天元宵,我才剛吞了好幾顆哩。
「恩,而且我男朋友說……」她停住,羞的把整張臉別了過去。
「說啥?」
「他說,當老師的人,都這麼會吸嗎?」
 
夭壽!
一顆紫米湯圓,打翻一整船老師。
要是哪天這話傳出去,大家豈不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幸好,好友後來和該男生分手了,要不,還不知道會傳出多少:「當老師的人,都很會OOXX 嗎?」之類的詭異傳言。
 
 
光陰似箭。
如今,種草莓的情懷,已經遠成了一顆劃過天際的流星。
咻一聲,連個影子都找不到。
 
還好,雖然現在已經脫離了「為愛當果農」的必經年紀,我還是可以在便利商店買到數也數不清的草莓副產品,好悼念那些走過了,就再也回不去的青澀年華。
 
 
 

 
如果你也喜歡這篇文章,請豪邁的按下推薦鈕,謝謝喔!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