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跟論及婚嫁的多年女友,分手了。

「她要走,也就算了。」朋友的聲音,聽起來頗為怨忿:「居然連那個東西,都退還給我。」
「哪個東西?」我問的十分小心。
「好多年前我送給她,她一直戴在身上的……」朋友嘆了一口氣。

戒指。


情人之間,總是不停的藉由贈與,來表達心意。

鮮花,代表寵愛。
信件,傳達思念。
戒指,意味承諾。

小小那一圈環兒,承受的意義,卻無比巨大。

為你套上一環戒指。
從此我的眷戀、我的誓言、我的情義全都寄生在一只戒指上。

戒指,是提領幸福的信物。

當它依偎著指間,意味著:
所有曾經說出口的承諾,都能透過這一圈指環,在不遠的將來,全數兌現。

而當我不愛你了,這枚戒指,瞬間又變成一個尷尬的存在。
戒身完整,意義卻碎裂。


「其實,這種東西又何必還呢?」朋友悵悵然。
「也許,她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吧。」想了一會,我說。

對有些人來說:
無法提領的幸福,不需保留借據。

徒剩軀殼的戒身,不用說戴在無名指上了;就算是收進盒子裡,恐怕也會灼傷感受。
承諾從哪兒來,戒指就還給誰。

「唉,雖然是收下了,可我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她的戒指。」朋友苦笑。


小小一枚戒指,在情人之間傳遞著甜蜜的訊息。
如今,任務不再。
離去的那位,留下的這方,哪邊都容不下它。


情人們各自背向離去。
在原地遺留了無數只,迷了路的戒指。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也希望能跟更多人分享,請按下推薦鈕,謝謝。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