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的一生,都會經歷很多次分手。
分手對象,不只是情人,也包括朋友。

工作幾年下來,友情這個東西,成了一個可憐兮兮的戶頭。
存入的少,散逸的多。

以前聊的來的朋友,連絡漸漸少了。
偶爾搭上線,也翻找不出太多有共鳴的話題。每每,總是:「你現在,都忙些什麼呢?」的慣性切入台詞,然後幾年來的種種種種,瞬間在腦中快速篩選,最後只節錄出一句簡單的「老樣子」。

「老樣子。」
或是,補上兩個字:「老樣子,很好。」

為了不讓談話氣氛,溫度降的太快,最好再額外添上兩個字:
「老樣子,很好,你呢?」
「我也是,老樣子。」照鏡子似的,老樣子三個字過去、老樣子三個字回來。
然後,再聊什麼,都顯得勉強。

話題斷糧,是友情衰敗的前兆。

朋友之間的斷線,跟情人之間的破局不一樣。
後者,需要冷戰熱吵、需要斷然攤牌、需要分手宣言;前者,只需一種不言而喻的,感應。

在話與話之間的空檔,感覺到一抹尷尬,然後發現對方也跟自己一樣不自在;那麼這段友情,基本上已經是中空的了。
也許外殼看起來,你還是你,他還是他,你們還是你們;但其中的成分已經大不相同。


失去友情,疼痛程度不至於像失去愛情那麼難以忍受。
那是一種淡淡悵然,若有所失的寂寞感覺。

「唉,以前,我們曾經是這麼要好的阿……」

情人之間,有舊情復燃這種事情。
朋友之間,感覺淡了,就回天乏術了。

情人之間的分手,很多時候,是因為第三者的出現。
朋友之間的分手,也常常為第三者所害。


只是那第三者,不是誰,而是:

時間。

時間,把我們拉向不同的際遇。
時間,切碎了彼此之間的共通話題。
時間,把我們的心思形狀,雕刻成一種陌生的樣式。

時間,鑲嵌進我們之間,橫亙成一道長長的溝。


婚姻裡:
一年的短短相會,我們稱之為「紙婚」。
六十年的執著相守,我們稱之為「鑽石婚」。

而原來,友情也有著「紙友情」、「鑽石友情」的等級差別。

絕大部分的友情,都是壽命長不過兩、三年的紙友情。
極少部分的友情,被歲月磨出了漂亮的稜角,成為一顆美鑽。

美鑽,不是人人都有幸擁之。
起碼,我們可以學著,欣賞紙張的脆薄輕盈。


友情裡,分手之前的每一秒,都彌足珍貴








你的肯定,是創作人最大的動力,請不吝按下推薦鈕,謝謝您。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