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胃的毛病有好幾種:
胃潰瘍、胃酸過多、胃穿孔……
 
我懷疑自己得了一種醫學史上還沒有正式記載的病:
腸胃空虛症候群。
 
最明顯的症狀就是吃、吃、吃,無止盡的吃。
同時,腦神經和胃部之間的連結,嚴重收訊不良。
 
換句話說,怎麼吃,都到不了「飽」這個境界。
 

「這篇根本是炫耀文吧?炫耀自己很會吃又不會胖是吧!」
如果有人看到這篇文章,心裡面有這款os,我只能說:
被誤解,的確也是孤獨的一種形式
 
生平第一次,我擁有了攜帶型泳圈。
它飽滿渾圓、浮力良好,只差沒有加上一隻可愛的鴨子頭。
 
果然天底下沒有白吃的早餐、午餐、晚餐。
所有你吃進肚子裡的東西,都扎扎實實的成為你生命、喔不、是身體的一部分。
 
我嘗試回溯自己開始有「腸胃空虛症候群」的經驗起點。
應該是宅男變王子,寫到四萬字左右的時候吧。
當時常常面臨傻坐在電腦前面,摳腳趾抓癢發呆的窘境。
焦慮程度以一種等比級數,繁殖增生。
 
靈感空空,起碼肚子要飽飽。
 
於是吃,成為一種順理成章的紓解。
喀啦喀啦張口咀嚼食物,心裡同時有一種說不出的愉快感受。
很像一個超緊的腰帶,終於瞬間被鬆開了。
又像一頂過小的安全帽,終於在你即將頭殼爆裂的前一秒,千鈞一髮被取下了。
 
然後心情就可以重重呼一口氣,攤平成大字形。
 
 
宅男寫完。
習慣卻留下了。
 
遺毒深遠。
 
上週六早晨,在吃了一套燒餅油條、一個大湯包、一份三明治、一個蘋果、半碗葡萄、一個山東大饅頭、一碗豆漿之後,我用告解的心情,撥了通電話給情人。
 
「可憐,妳現在一定撐的很不舒服吧……」
在聽完冗長的菜單後,情人憐憫的擠出一句話。
「痾……可是恐怖的是,我覺得剛剛好,大約八分飽吧。」我實在沒有資格收下他的心疼。
 
兩人之間,立刻消音。
 
「妳應該共體時艱的。」十秒之後,情人終於說話了。
「體甚麼艱?」我問,他的話顯然有點跳tone。
「妳沒看新聞嗎?現在是全球糧荒耶。」
「去活啦你。」
(我妹說不能隨便罵人去死,所以我只敢叫人去活。)
 
 
相關文獻指出,比起男性,女性較無法抗拒甜食,也有靠食物紓緩情緒的傾向。
就這點來說,我發現自己man雖man,卻還是逃不了上帝為女性設計的身心理機制。
 
與其讓胃做主人,我寧願喊腦袋一聲老大。
秀斗的飽足感開關,卻不知道可以去哪家電器行維修。
 
 
這個夏天,開始的有點膽戰心驚。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