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寒流來襲,穿著雪靴上課。
學生指著我的鞋子,大喊:「犀利哥,犀利哥!」
 
當然,我知道她嚷的是什麼。
早在幾天之前,我就在午餐外食的麵店,一邊嚼著乾麵一邊在電視上看到這個新聞。
新聞標題,是斗大的幾個字:「乞丐型男」。
我邊看邊微笑,心裡OS:「這新聞,還真妙。」下一秒,馬上就聯想起我在日本街頭偷拍到,那個睡覺中的「型男流浪漢」。





原文:我眼中的日本型男
http://www.wretch.cc/blog/tztz1111/20424584&page=8#comment252338821

 
隔幾天,光顧同一家麵店,居然又再電視上看到他的後續新聞;他不但開始在各國媒體爆紅,還被冠上了「犀利哥」這個帥名字。
 
照片裡,犀利哥一頭隨性亂髮、穿著層層疊疊的暗色系服裝,最外頭套著一件毛呢翻領大衣,腰間還繫著橘色布條。
挺鼻小臉、輪廓深邃分明、憂鬱深鎖的眉宇,臉上蓄著性格的鬍渣,嘴裡叼著一根菸。
 
然後,話題性整個就爆炸出來了。
各路網友一致好評,一會說他是「乞丐版的強尼戴普」、「浪人版的張震」、「大陸版的水島宏」,還給了他「究極華麗極品流浪漢」這個夢幻稱號。



強尼戴普早期的頹廢帥樣,跟「犀利哥」的照片並排起來,相似度有到60%。




平日很少看日劇的我,完全不知道水島宏是哪位先生;不過,兩人的髮形的確是像到一個不行阿!


很有意思的是,平常在火車站、公園、地下道看到流浪漢,任誰都會皺起眉頭憋住呼吸,反射性的加快腳步,刻意避開他們茫然的、若有似無的張望視線。
但是,透過幾張「造型極度混搭」、「神情深沈憂鬱」的照片,犀利哥卻成為全世界注目的焦點。
 
他男女裝混搭的穿衣方式,也讓人津津樂道。



據聞,最早先跟他接觸的業餘攝影師,曾問他「為什麼要穿女裝?」
他說:「想找個女人愛我」。
穿女裝這個特異行為,有些人解讀成「透過扮演女人,犀利哥感覺自己既是男人也是女人,既然兩性合一,也就比較不寂寞、不孤單。」
以心理分析的角度來說,好像也有那麼一絲絲合理;不過也有人說,因為資源貧乏,流浪漢有什麼就穿什麼,可能碰巧犀利哥從回收箱翻出了幾件女裝,也就不挑揀的穿上了。


我想,大概每個人這種經驗吧:
倉皇逃離以「流浪漢為中心,直徑十公尺」的警戒範圍之後,一邊忙著調整方才因為憋氣而紊亂的呼吸,一邊滿腦子狐疑:
「為什麼他們明明好手好腳,卻願意過這種非人的生活?」
 
這是個牽涉很龐大的問題。
有的人在歷經了極大的現實打擊之後,氣力盡失、槁木死灰,從此委身於流浪的生活;有人有精神方面的疾病、遭家人棄養;但也有一些高學歷家境好的人,選擇了脫離主流,成為流浪漢的一份子。
  
流浪漢是城市中非常「灰色調」的一種模糊存在,大家會用「邊緣化、逃避現實、放棄自己、缺乏人際互動能力」種種角度去解讀他們。
他們腦中的人生故事,好像已經整本風化了。
沒人能夠伸手翻閱他們的過去、解讀他們的心思。
 
明明藏在「似人」的軀殼之中,那眼神,卻看不到一點點的光亮和期盼。
明明活在腳步倉促的人群之中,卻兀自在角落,硬化成一尊尊骯髒破敗的塑像。
 
對其他人來說,流浪漢的靈魂,形狀古怪而難以解讀;人們甚至會忍不住懷疑,他們的靈魂,是不是早已經離軀殼而去。
倒在椅子上、地板上,蓋著報紙的,只是仍在呼吸,機能尚存的肉身。


「流浪」這兩個字眼聽起來很浪漫,頗有一種拋卻世事的孤傲豁達;「流浪漢」這三個字則完全和浪漫無關。
不少女性在看到了犀利哥的照片之後,開始把「流浪漢」和「流浪」這兩個字混搭起來了。
「如果對方是犀利哥,我願意和他一起浪跡天涯!」有女網友大喊。
基本上,我覺得這句話有八成可能,是個隨口的玩笑話吧。
翻垃圾、吃餿水、受寒受凍、幾年不洗頭洗澡、大小便隨處解決……以上種種流浪漢的真實生活方式,完全跟浪漫二字無關,反而還比較像苦修哩。
 
也有人開始在網路上幽幽嘆道:
「像犀利哥一樣,無牽無掛,當個流浪漢也不錯。」
 
這也是把「當流浪漢」這件事完全夢幻化了。
媒體上大量宣傳的,是犀利哥叼煙的酷照,所以營造出了「流浪漢也可以
很有型,天天叼根煙,在街上英姿煥發的走來走去」的錯覺。
事實上,犀利哥當街撿拾廚餘裹腹、低頭翻垃圾桶的樣子,看起來也是很刻苦貧破,一點都不閃亮、不夢幻阿。




犀利哥的話題,被炒的沸沸揚揚。
先是網路上出現一堆他的帥臉合成照;更有人發現,犀利哥的穿著其實是時尚圈現在的主流:多層次混搭風。


















這……也太像了吧。
原來時尚的本質,和流浪這麼貼近……

 
關於犀利哥的傳說,版本應該有不下五、六種吧。
有人說他是經商失敗的生意人、有人說他曾經是高學歷的社會菁英份子;更唬爛的是,還有人幫他寫了一篇非常撒狗血的傳記,述說他因為無法承受妻子死去的打擊,而淪為流浪漢的心酸故事。
 
有香港導演,表示對犀利哥的故事很感興趣,可能會當成電影的拍攝題材。
一堆網拍服飾店,打著「犀利哥造型」的廣告詞,商品還賣的火熱。
事情越演越烈、怪象百出,開始有人跳出來高喊:「不要再消費犀利哥了!」
媒體、路人、網友......一掛人追著犀利哥跑,長年脫離人群,已不習慣跟人接觸的他,終於在一次被記者團團包圍的混亂狀況下,驚恐無助到痛哭失聲。
 
朋友不以為然的說:
「鏡頭轉回主播棚,主播還說,犀利哥似乎無法接受別人的幫助,顯得十分驚恐;看得我都想罵髒話了,這根本不是所謂的善心和好意,只是把人家當猴子追著跑而已吧。」  
 
這席話,聽得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對於這則新聞,我一直只是抱持著輕鬆有趣的角度去看。
沒想到,媒體卻把無辜的男主角追得無路可退。看到一個大男人哭的這麼無助,實在讓我感覺有點於心不忍……

還好!
最後有happy ending,在媒體的大量放送之下,犀利哥的家人認出他,把他帶了回家。
有人說,流浪漢說不定很享受流浪的生活,何必一定要讓他回歸家庭和社會呢?
關於這一點,我還是很存疑的。
雖然世界上有百百種人,不過,發自內心極度嚮往「餐風露宿、吃穿住品質極度惡劣」的人,應該是少之又少吧。
成為流浪漢,應該不會是人生的第一首選,其中的艱苦難熬,大概也只有當事人才知道了。
 
 



犀利哥剃了頭髮、刮了鬍子,換掉了大家口中的「型男造型」,對著鏡頭咧嘴一笑。
媒體說:「犀利哥一笑,不再犀利了。」
那些之前為他傾心的女生,看到這張犀利哥缺牙大笑,滿臉皺紋的臉,恐怕會有點失望:「原來,他也不是那麼帥嘛。」
 
我倒覺得,這張照片最好。
從之前流浪街頭的照片看起來,犀利哥都是緊皺眉頭的;起碼這張,他看起來快樂多了。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