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二十七歲,從來就沒有談過一段完整的戀愛。
 
大家都說,一個人假如過了一定年紀,都還沒談過戀愛,那一定事出有因。
要不,就是他缺乏異性緣、個人條件不太優,在擇偶市場上身處劣勢;要不,就是造化弄人,被愛和愛人這兩件事情,就是沒能同時發生在他身上。
 
我的單身理由,跟以上原因,完全無關。
我沒辦法談戀愛,是因為一個罕見的特殊能力。
 
說出來,請你不要笑。
我可以,預知所有愛情的結果。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要不是那一天我爸媽吵得這麼凶,我身上也不會發生這麼莫名其妙的事情。
那時候,我才七歲......
 
「你有種就死去外面,永遠不要再回來讓我看到!」媽媽對著爸爸咆哮。
「我幹嘛走?搞清楚喔妳,房子是登記在我名下,戶長是我!」爸爸不甘示弱的爆吼回去。
我躲在房間裡,摒住呼吸,悄悄把門推開一條細縫,露出一隻不安圓睜的眼睛,窺視著客廳裡激烈的戰況。
 
他們,我爸跟我媽,老是這樣子。
 
從我有記憶以來,他們的感情就不太融洽;說不融洽,還算好聽;事實上,爸跟媽長期處於水火不容的狀態。
他們只要脾氣來了,不管在什麼地方都能吵;公園、餐廳、馬路上、停車場,甚至在幼稚園老師的面前。
 
「這一次,他們又要吵多久了呢?」我小小的腦袋瓜裡,迴轉著不安的問句。
空氣中的火藥味越來越濃,兩人的爭執越演越烈,我把兩根食指塞進耳朵裡,試圖阻擋高分貝的尖聲利語。
 
突然,我看見爸爸在盛怒之下,動手推了媽媽一把。
 
「你推我?你憑什麼推我?」媽媽像隻失控的怒貓,尖叫著撲向爸爸。
下一秒,爸跟媽開始扭打成一團!
 
「你們不要打架啦!」
我顧不得怕,尖叫著衝向客廳,試圖用小小的身軀把兩個大人隔開,混亂之中,誰的手用力一揮,突來的力道讓我瞬間失去平衡。
 
我直直墜向地板。咚。一聲悶響。
 
「阿利!」
後腦杓著地的那一刻,爸跟媽的驚呼聲同時鑽入耳膜。
 
白牆壁、白隔簾、白床單......醒在病床上的我,困惑的睜眼環顧,四周盡是單調的醫院景象,連媽媽憂愁凝神的臉,也是蒼白的。
爸爸在床腳和一名穿著白袍的男人,低聲討論著什麼,媽媽見我醒了,急急地湊過來捏住我的手,跳針似的喃喃輕語:「阿利,沒事了,不要怕,沒事了......」
 
托輕微腦震盪的福,爸媽暫時不吵了,他們在我眼前維持著僵硬而客氣的互動,
留院觀察了兩天之後我就出院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坐在後座,前座的爸媽各自安靜,我小聲的問:「爸爸媽媽,你們不要再吵架,以後都相親相愛的,好不好?」
 
爸爸楞住,遲了幾秒才回答。
「好阿,當然好,爸爸答應你以後不會再跟媽媽吵架了。」爸爸微微側過臉對著我笑,一邊伸出右手握住身旁的媽媽。
「恩,媽媽也答應阿利,以後不跟爸爸吵架了。」母親和父親對望,交換了一個冰冷的默契,之後轉過頭來,遞給我一抹溫柔的笑。
 
突然,失語的人,換成我。

前幾秒,當爸爸牽住媽媽手的同時,我的眼前突然迸現一串畫面。
清晰而鮮明,彷彿有人特意為我播放一種,全世界只有我才看得到影片。
 
而那影片的內容,讓我想哭。
 

                              To be continued......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