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
英國文學家狄更斯在名著「雙城記」中,寫下這句膾炙人口的名言。
身為一個女人,我覺得:
這句話,根本就是時下女孩們追逐美麗的最佳寫照。
 
女人愛美,發乎本能。

早在千百年前,女人們就知道「天底下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這個至高真理。
在化妝品工業還不發達的時代,女人們絞盡腦汁,把最少的資源做最大的發揮。
 
彼時,女人們用米、用氧化鉛做成的粉,加水喇一喇當成粉底用,好讓自己看起來「白拋拋幼瞇瞇」。
沒有專櫃可以買口紅,就用覆蓋在紙上的硃砂當口紅,輕輕一抿,給自己紅潤好氣色。
柳枝燒一燒,就是現成的眉筆,看是要娥眉淡掃,還是濃得像蠟筆小新都沒問題!
 
時光流轉,跳躍到今日。
勤不僅能補拙,還能「補醜」。
 
只要勤快妝點自己,女人不僅能跳出「醜」的結界,還能直接長出翅膀,高高飛入令「萬男景仰」、「世人流涎」的「正妹仙界」。
 
而且,現代女人的美麗武器,多的嚇人。
 
粉底、腮紅、睫毛膏、眼影、口紅唇蜜、遮瑕膏、眉筆、眼線……我們有數以千計的品項可供選擇,包妳眼花撩亂、挑到手軟。
 
若是嫌睫毛天生迷你,再怎麼刷都不夠有份量,貼假的更方便!
看妳想要在臉上生出一對黑扇子還是孵出一對黑蝴蝶,只要手夠巧、膠夠黏,要多長多濃多高調,通通手到擒來no problem。。
 
嫌髮型太難sedo,我們上網輕點左鍵,不管是俏麗短髮還是光澤長髮,拍賣通通找的到。
嫌瞳孔太小不夠電,馬上「大型」伺候,直接戴上放大片,眨眨雙眼,星星月亮太陽全都在眼裡,浩瀚迷濛好不動人!
 
我們不需要好心的仙女,揮動魔法棒讓我們搖身一變,瞬間化身成上得了檯面的公主。
我們就是自己的特效大師,賜給自己好容顏好身材好氣色。
 
然後,女人之間開始內鬨。
 
「某某女星都是靠化妝,卸掉面具,根本不能見人嘛!」
「男人都是睜眼瞎子,只要女生有戴放大片假睫毛,就能被歸到『正妹』的類別裡。」
「我上次在便利商店遇到公司的XX女,沒想到她素顏的臉居然是這副模樣,那些追她的男同事如果看到了,應該會覺得自己被詐騙了吧?」
 
別懷疑。
蘋果日報和壹週刊上刊出的素顏女星照片,主要是給女性讀眾們看的。
竊笑別人素顏後的恐怖模樣、或沾沾自喜「還好自己看起來沒這麼可怕」的,絕大部分,是女人,而非男人。
 
女人有興趣的,是同性「加工」前的原裝醜態。
男人有興趣的,則是異性「加工」後的動人模樣。
 
唉,不過,身為女人,最辛苦的不是在臉上塗塗抹抹,而是:
這個世界永遠可以找出新的「罪狀」,來指證妳的不完美。
 
「加工美」發展到極致。
「素顏美」開始成為另一項高難度的新指標。
 
化了妝,美麗,理所當然。
卸了妝,還正,祖上積德。
 
我也是個靠粉過日子的女人。
偶爾玉體微恙,懶得化妝,頂著兩輪黑眼圈到學校,當天就得應付來自同事們的關愛問候:
 
「妳昨天失眠嗎?」
「妳生病啦?怎麼氣色好像不太好?」
 
或是,來自學生的戲謔吐嘈:
 
「老師,妳吸毒喔?」
「老師,妳眼睛被人打囉?」
 
煩不勝煩,疲於解釋。
乾脆,以後用遮瑕膏把天生的黑眼圈仔細藏好,省得還得高聲自清:「我真的沒破病、沒吸毒、沒挨揍!」
 
有些節目,很流行「女藝人素顏上鏡」。
妝一卸,要罵要笑要吐嘈,只能聽天由命。
 
若不是對自己的原貌有幾分信心,我想,對大部分女生來說,這絕對稱得上是一種「搏命演出」。
 
「妳是不是美女?」
以上這一句,儼然已經升級成更苛刻的:
 
妳「素」不「素」美女?
 
 
僅代表所有愛美,但不完美的女生。
讓我高喊一聲:
 
恕,我不「素」美女。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