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沒有一部電影,讓我看完之後這麼想寫觀後感。
黑天鵝,是第一部。
 
「要看黑天鵝,還是現代驅魔師呢?」
在踏進電影院之前,我心裡小小掙扎了一下。
 
最後,我還是選擇了黑天鵝。
 
沒辦法,娜塔力波曼實在是太美了!
加上「芭蕾名伶的內心糾葛,在人性的黑暗邊緣,舞出極致之美」的電影介紹,實在是太吸引人了。
 
所以,我只好背棄了人魔安大叔。
 
到底黑天鵝在演啥呢?
且聽我娓娓道來~~(捻鬍)
 
Nina是個自律甚嚴的美麗舞者。
她畢生的夢想,就是成為「天鵝湖」芭蕾舞劇的主角。
 
終於~
機會來了!(拉彩炮歡呼)
 
BUT!
「由女主角一人,分飾黑白天鵝兩角」的演出模式,卻直接挑戰到她「拘謹、脆弱、放不開」的個性特質。
 
演白天鵝,需要的是純情唯美,這方面,她ok。
演黑天鵝,必須化身邪惡蕩婦,這一點,她NG。
 
隨著演出的逼近,Nina的壓力越來越大。
身邊不斷出現的人事物,不斷衝擊著Nina的認知界線。
 
包括「把舞者當棋子,有事沒事故意挑逗Nina的變態總監」、「不確定是存好心還是懷惡意,老是主動親近Nina的小天鵝舞者莉莉」、「年紀過大被換下來,尖酸憤恨,還衰尾到出嚴重車禍的前任天鵝湖女主角」……
 
看到這,你應該會覺得:
「喔?!聽起來好像還蠻高潮迭起的嘛。」
 
等等等,先別急著上網訂電影票。
我還沒講完哩。
 
劇情是沒啥大問題,故事的衝擊性,設定也還ok。
可是,看著看著,我開始產生一種好強烈的被唬嚨感
 
是怎樣?
這是恐怖片是不是?
 
「因為自我要求過高,加上個性比較龜毛,女主角開始不自主地摳自己的皮膚,以及狂剪指甲」這個設定,是沒啥問題。
可是,演著演著,隨著劇情往下發展,這一帖「衝擊性配方」的劑量,卻開始越用越不收斂,諸如:
 
把自己的指甲皮整片撕下來。
泡澡的時候,乍見其他女舞者猙獰的面孔。
不斷從鏡中看到自己的臉,露出詭異微笑。
 
甚至是:
在驚聲尖叫之中,發現自己雙腿骨折、全身長出奇怪的玩意(我真的忘了是啥,類似的畫面太層出不窮了),還有一堆有的沒有,瞬間閃過,不到幾秒,反反覆覆的幻覺畫面。
 
讓我看到最後,好想猛搖女主角的肩膀,對她大喊:
「有完沒完阿,妳是藥嗑太多了是不是!?」
 
順便,也想告訴編劇:
「我知道女主角壓力真的超大,心裡真的超迷惑,可是你們難道就不懂得適可而止嗎?」
 
一次、兩次、三次、四次、五次……
重複的梗,用到整根柴掉,是怎樣?
 
(突然覺得電影食神裡,唐牛鐵齒地對著眾神大喊:「全都是幻覺,嚇不倒我的!」這句好乾脆俐落,好性格阿)
 
整部片都微縮聚焦在「女主角個性上有個洞,所以除了幻覺、還是幻覺幻覺」這一點上,害我看到最後,心裡都皮了,整個人雙手抱胸,老神在在:
「切,反正一切都可以推到「幻覺」的頭上嘛,你想怎麼編,就怎麼編,別想我會上當。」
 
最後,當女主角「非常逼真地」以為自己殺了小天鵝莉莉,並慌亂的把屍體拖到儲藏間。
卻在中場換裝,發現這一切只不過另一場幻想時,我心裡已經連嘟囊都懶了。
 
反正,一切都是幻覺嘛。(菸)
 
 
明明應該是一部唯美卻不失衝擊性的好電影。
頻頻出現的鬼擋牆幻覺,卻成了一碗碗狗血,一潑再潑,把起初的震撼和疑竇,淋濕成一整片單調而平板的腥紅色。
 
最後,女主角Nina到底有沒有成功的克服心魔,直衝藝術之頂?
這個嘛~~
有興趣的朋友,還是可以自己去電影院研究一下啦。(假如你的修養比我好,看到不滿意的片子,不會在心中X聲連連的話)
 
 
本來應該算是「藝術劇情」電影。
卻讓我感覺像「恐怖驅魔」作品。
 
(還是說,是我自己ㄆㄧㄚ眼走錯廳,跑到了「現代驅魔師」的放映廳?)
 
 
出了電影院,我失望地吐了一口大氣。
早知道就不要背叛安大叔了。(哭哭)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