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陪T回去看阿嬤。
老人家爽朗又健談,常常扯著嗓子跟我說一堆台語,說完,又大聲問:
「妳聽無喔?唉唷,妳是客家人,所以聽不懂啦~~」
 
每次我都大笑。
實不相瞞,雖然我有一半的客家血統,但台語對我來說,比客家話更容易理解。








我自己的外婆,去年八月去世了。
我難過了很久。
 
雖然自己長大以後,很少去看外婆。
但心裡總是覺得:「外婆會一直在喔。」
 
那麼理所當然的相信這點。
導致外婆走的時候,我彷彿被自己的認知,重重的打中心臟。
 
小時後我又皮,又不可愛。
沒什麼被長輩誇獎或疼愛的經驗。
我外婆卻一直蠻疼我的。
 
大概就是這一點,導致外婆走後,我陷入一種很奇妙的難過中。
在路上、車上,看見和外婆輪廓類似的老人家,(這種機率很高,畢竟大部分阿婆的髮型衣著,都差不了多少),我都會感覺很悲傷。
 
一年過後,心情漸漸比較平靜。
我知道,曾經攜手走過生命的,都不會消逝。
 
時間,會在記憶中,篩出細細碎碎的金沙。
光透過來,會有美麗的小小折射。
 
輕,暖。
 





本來就蠻喜歡T的阿嬤,自己的外婆走了之後,更是。
 
老人家很可愛,有時候像小孩子。
相處的時候,一起吃吃餅乾零食,看看電視打發時間,中間時而穿插一些雞同鴨講,效率其實不太高的聊天。
因為我台語很破,互動起來反而有趣。: P





















鄉間的步調非常緩慢。
慢到,彷彿可以看見,時間變成一種凝凍狀的透明物體,薄薄敷在馬路上。
 
午後,待在阿嬤的家,沒有午睡習慣的我,也不禁覺得昏昏欲睡。
沒有第四台的電視,怎麼轉,都很難碰上好看的節目。
 
戶外,偶爾傳來老人家大聲寒暄的聲音。















第一次幫阿嬤拍照,她客氣地推拒了兩聲:「不好看啦,不要拍啦」,就不再抗議了。
顯然,佛珠對她來說,比相機還有存在感:P









找些時間,去陪陪家裡的老人家吧。
這很重要,而且美妙。





攝於白河阿嬤家。
暖暖,軟軟的,夏日午後。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