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G跟我抱怨,她有點惱,不想理會一個認識多年的男生朋友。
狀況是:
 
G的多年老友,嗯,姑且稱那個男孩為「阿淵」吧;阿淵在東南亞工作,平均半年回一次國。
每次他回國,都會和G相約吃飯。沒有多餘的曖昧,沒有這樣那樣的試探,就是和老友敘舊的那種最普通不過的吃飯。
 
今年,阿淵休了十幾天長假,回到台灣。這次,隨他回國的不只是行李箱,還多了一個在當地交到的女朋友。
 
先前,透過網路閒聊,G就知道阿淵的女朋友是個標準的醋罈子,她不喜歡阿淵跟女生朋友互動,希望自己是他眼中唯一的雌性生物;這也不為過,誰不希望自己是情人眼中唯一的風景?
 
阿淵這次回國,G知道他帶著女友,不方便見面吃飯;便趁著假日有空,親手做了些麵包,跟阿淵約了個時間,送到他家給他和女友嚐嚐。
 
「謝謝,不過這樣好像有點太麻煩妳了耶。」電話中,阿淵笑著說。G一向喜歡烘焙,身邊好友不管男的女的,都吃過她的手作麵包。
「三八,客氣什麼,」G吐嘈回去:「剛好,我最近在研發新口味的雜糧麵包,幫我吃吃看味道好不好囉。」
 
G在塑膠袋裡裝了剛出爐的麵包;阿淵和女友都各有一份,再坐車前往阿淵家。到巷口時,她撥了通電話請阿淵準備出來拿麵包。
 
嘟嘟嘟。
阿淵的手機迅速被接起,電話那端,傳來刻意拔高的女聲:「hello?hello?」
G一時會意不過來,講英文也不是,講中文也不對,愣了好幾妙;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後,電話被轉到另一個人手上。
 
「喂,不好意思,我女朋友趁我不注意,搶先接了我的電話。」阿淵聲音很不自在,非常明顯。可以想像,他身旁,女友的表情想必也不太好看。
 
怎麼回事?
阿淵明明就說,他跟女友已經事先提過了,待會有個朋友要送吃的來。女友既不會說國語,在台灣也沒認識半個朋友,她刻意接電話是在宣示什麼嗎?
 
「嗯,」錯愕又莫名的情緒,讓G也僵硬起來:「我把麵包放在門口,還有,抱歉,希望你女朋友不要跟你吵起來。」奇怪的氣氛,衡亙在兩人中間,對話匆匆結束。
直到阿淵出國,G跟他都再沒有聯繫。
 
事過好幾週,重新提起,G還是氣嘟嘟的。莫名的情緒。
她跟阿淵的友情乾乾淨淨,沒有半點情愫雜質;但不知怎麼的,想起這事,她心裡就會翻攪起一陣微妙的不爽感。
 
「妳說,這女生是在示威嗎?」G問我。
「是阿。」我答。
男朋友明明就在旁邊,女友還硬要搶先接起不屬於她的手機,這十二萬分是在告訴來電者:這個手機主人身旁的唯一女主人(有點拗口?),是她。
 
「幹嘛這樣,也太小心眼了。」一向溫和的G,氣的連語氣都拔高了:「她整個想太多,她以為全世界的女人,都要搶她男友是不是?」
 
「那女生很沒安全感吧,阿淵不是之前就跟妳說過不少,他女友爭風吃醋瞎鬧的事情?」我看G氣嘟嘟的,反而覺得有趣起來。
「他的確曾經提過,」G眉頭微微擰著:「可是,我還是覺得好心被狗咬,做了兩人份的麵包,風塵僕僕的坐車到他家,還莫名其妙被誤會。」
 
「嗯……」我很溫和的說,因為,不出口,還真有點嘴巴癢:「我懂妳的不爽,不過,誰會想要男友的女生好友,大費周章的送手工麵包來?」
 
G愣了半秒,雖然表情還是有點微慍,眼睛卻不動聲色的轉了轉;那是在思索著什麼的「微表情」。
 
「而且,還是交情那麼多年,長的又那麼漂亮的女生朋友,」我忍不住咧嘴笑了:「他女朋友搶接手機的做法,是蠻幼稚的,不過,若是換了其他女生,十個有九個半會不爽吧。」而且,我很誠實的說:「如果是我,有個長得很正的女生朋友,送剛出爐的自製麵包給我老公,我也不會很爽阿。」
 
情人眼裡,連一粒沙都容不下;更何況是一整袋香噴費工的麵包?
 
有了另一半的人,所有的異性朋友都得重新拿捏互動尺度。
因為,這人的生命疆域,已成了另一個人的專屬領土
 
妳的善意,可能成為某人眼中微妙的威脅。
因為,妒意,是愛情裡最敏感的守門員。
 
你要說狹隘也罷,小氣也罷。
天底下,沒有人會「真心喜歡」哪個異性,來善待自己的另一半。
 
愛情,有絕對的排他性。
因為,它和「人性」共構骨架。
 
G生氣,因為她只看到自己的善意,卻忽略了這個事實。
 
 
喔,還有一點,我不知道這會不會增加阿淵女友對於那袋麵包的不爽度;那就是,阿淵提過,女友是個完全不擅廚事的女孩……
 
(搔頭)






讀完,感覺好,請幫我把文章推到FB上,感謝。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