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眼裡,容不下一袋麵包

 
這篇文章,其實是有後續的。
 
前幾天,接到女孩G打來的電話,她的聲音倉促又古怪。
「貝兒,我跟妳說一件事,妳絕對不會相信……」
「嗯?」
「阿淵,他走了。」
 
「走了?什麼叫做走了?」我楞了楞,腦袋空白了幾秒,抓不住話語的意思。
「他死了,急症。」
 
我見過阿淵幾次。接觸不深,但他的模樣我是知道的。
這人,大塊頭,深膚色,沈穩之中帶著鬱鬱氣息。
 
怎麼會?我訝異的問。
 
「他在菲律賓走的,」G凌亂的說著,「詳細狀況我也不太確定,有朋友認識他妹妹,問了,說是白血球數值異常,緊急住進醫院,沒幾天就走了。」
 
我啞然。
 
「他爸媽已經搭機去當地處理他的後事了,會把他的骨灰帶回來……」G哽咽了,再不成聲:「很突然,我們認識十幾年了,我簡直,簡直覺得荒謬。」
 
妳確定嗎?這是不是別人胡亂傳的消息?他有臉書嗎?妳要不要上去看看?
 
「看了,上面都是朋友留的言,要他一路好走。」G深深吸氣,緩了緩情緒:「他女朋友也有留言,說很想念阿淵,很想念。」
 
 「最後一次接觸,為了那一袋麵包,我們莫名其妙變的有點僵,沒想到他回去一個多月,就……」
 
G很自責。
所有枝枝節節的小情緒和計較,在生死面前,全變的微不足道。
 
 
關於阿淵,G說了更多。
去異國工作的他,其實待的不太快樂,但他需要那份薪水;以他的學經歷,在台灣無法得到同樣的收入。
賺錢,為了一肩扛起家裡的房貸,工作壓力大,他常一感冒就是兩個月,小毛病不斷,心情也一直悶悶不樂。
 
家裡的經濟狀況,是他心頭最沈重的擔子,從高中相識,G就知道阿淵家裡的狀況,這些年,他總是有點悶。
 
 
無常,其實很蠻橫。
太多的可能性,嘎然中止。
 
阿淵,好走。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