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邊沒有帥哥。
 
沒有任何等級的帥哥,有點帥,很帥,非常帥。
都從缺。
 
(看到這點,一定有男性友人磨刀霍霍,準備跟我火拼了。)
 
我的重點不在於吐嘈身邊的男生,
而是基於我所處的生態環境,
導致好友M子的男友,相較之下簡直是稀有動物。
 
身高185,FZR車手,兼職男模,簡直可以頒獎杯給他了。
(蛤?頒什麼奬?都可以啊!
賞心悅目奬、基因優良獎、美化市容奬…..隨便都有名目可以安。)
 
然而很可惜,也許因為上帝卯起來雕塑他的臉,
所以忘了給他一枚體貼的靈魂。
M子跟他兩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
恩愛的時間,比起怨懟的時間,竟然是少的可憐。
 
「妳男朋友嗎?蠻帥的耶….」旁人常常這麼讚嘆著
M子只是苦笑,說不出一肚子的委屈。
 
倆人感情從熱戀期過後,就一直呈現苟延殘喘的狀態。
分分和和,居然一拖就是兩年。
 
讓M子最氣不過的,就是男魔,喔!更正:男模。
男模花錢在車子,眼睛都不眨一下。
五千一萬,零件說換就換,一下升級這個一下改造那個。
卡債逼急了,就轉而向省吃簡用的M子借錢。
 
「有一件事情,我只有找妳一個人討論…..」男模一臉嚴肅的說,
 我只有妳可以信任了。」
 
M子還來不及反應,他眼睛便閃動著真誠,緩緩吐出:
 
「借我兩萬塊好嗎?」
 
借了的下場是,過沒多久,一切又replay了。
 
「有一件事情,我只有找妳一個人討論…..,
 我只有妳可以信任了。」
 
(不誇張,同一段台辭,字字未改。)
M子還來不及反應,他眼睛再度閃動著真誠,又是那句:
 
「借我兩萬塊好嗎?」
 
前賬未清,又要加碼。
M子斷然拒絕,兩人爭執不休。
 
M子對男模的容忍額度,於兩年後正式使用殆盡。
分手後,我跟M子談起那兩萬塊。
不是大數目,二後面加四個零而已。
可是花在糟糕前男友身上,連十塊都嫌浪費
 
「算了,要不回來的啦!」我搖搖頭。
「恩….是嗎?」M子對著我笑,眼中閃過一抹神秘。
 
「咦咦?他不是沒還嗎?」
 
「他是沒還,我幫他還。」
 
「什麼意思?」
 
「我偷偷在他錢包中,抽錢幫他還。」
 
「他沒發現嗎???」
 
「有技巧的,」M子慢條斯理的說,
 隔一兩週拿一次,一次只拿一兩百。
 他自始自終都沒發現。」
 
「妳怎麼知道妳拿足了兩萬塊沒?」
 
「我有在筆記本上劃正字,拿一百劃一撇!」
 
「所以前前後後,妳花了多少時間達成目標?」
 
「一年多吧…」M子微笑著,眨眨長睫毛。
 
我看著眼前長髮披肩,溫柔可人的M子。
也許男模不需要拿獎盃,値得拿獎盃的是M子。
 
名目呢?
 
任重道遠奬,忍辱負重奬,滴水穿石奬…..
 
果然不到最後一刻,不知道誰才是狠角色…..。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