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y有個老外男友。
 
紐西蘭人,高挑金髮,長得像美國男孩團體中的成員。
他叫湯米。
 
Emy一個人去紐西蘭自助旅行的時候,開啟這段異國戀情。
 
當時她一個人握著地圖,在路邊張西望。
「需要幫忙嗎?」湯米把車窗搖下,對著黑髮的Emy微笑。
 
於是藍眼珠湯米,和黑眼珠Emy相戀了。
 
老外總是懂浪漫的,這似乎是他們基因裡的一部分。
當Emy說著湯米的浪漫把戲時,眼中又是甜蜜又是驕傲。
 
「我馬上住進他家,反正我也沒地方落腳。
 有天早晨我醒來,發現床邊飄著一顆愛心型大氣球,
 上面寫著:Good morning,Emy!
  湯米站在氣球旁,端著早餐對著我微笑。」
 
「第二天,我睡到中午才醒來,睜開眼睛一看,
 床旁邊依舊飄著一顆大氣球,上面寫成了:
 Good afternoon,Emy!
湯米站在氣球旁邊,端著午餐對我微笑。 」
 
「他真的很浪漫。」Emy滿意的下了結論。
 
相處兩個月後,Emy回到台灣。
湯米於三個月後,飛到台灣找她。
沒有工作,沒有親友,只有一個等在台灣的黑髮女子。
 
可是愛情就是這麼偉大。
湯米丟下在紐西蘭家族承傳的牧場事業,甘心來台灣做幼稚園美語老師。
 
一個月兩萬塊,跟Emy同租一個小套房。
甜蜜就是兩人活下去的動力。
 
「台灣有很多比我漂亮的女生,你要知道。」
在出發前,Emy提醒他。
 
然而湯米說,他愛上的不是黑髮,而是Emy的靈魂。
 
我見過湯米三次,每次間隔一個半月。
第一次看到的湯米,摟著Emy的腰,滿面春風。
第二次看到的湯米,站離Emy一尺,眼神充滿不以為然。
第三次看到的湯米,坐在Emy打工的餐廳門口,一臉憔悴。
 
「你在等Emy下班嗎?」我問,在第三次看到湯米的時候。
「是阿….」他有氣無力的回答,嘴角帶著苦笑。
 
於是我知道藍眼睛和黑頭髮,出現問題了。
 
「那個王八蛋,他的確沒跟其他台灣女生亂來。」Emy森冷著臉說著。
 
「他專門跟老外上床!而且趁我上班的時候,把女生帶到我們的套房,
 妳知道嗎?那些女人比我還大隻三倍!」
Emy帶恨意的把正在擦的玻璃杯,往桌上狠狠一丟。
 
故事的最後,兩人在深夜大吵,什麼英文髒話都罵出來。
鄰居以為發生命案,連警察都找來了。
 
湯米拎著行李,回到他的國度。
 
我不敢再向Emy問起湯米的任何事情。
因為當提起這個男人,她總會夾雜英文髒話。
 
當初沒有任何事物,能攔的住這個藍眼睛男子,
飛過半個地球,找他的異國戀人。
後來也沒有任何理由,可以攔的住湯米,
把一個又一個金髮女人,帶進他黑髮情人的套房。
 
也許湯米用另一種方式在表達思鄉。
也或許他懷念的只是,
身為男人的他,不甘枯萎的狩獵本性。
 
 
英文情話,英文髒話。
開端和結尾,同一種語法。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