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
說:

「願意面對的程度,就是事情簡單的程度。」

 
我實在沒有辦法不深深臣服在這句話之下。

那麼簡單的幾個字,像舞台上的聚光燈一樣。

毫不留情的,打亮了人性的盲點。

沒有死角,沒有可是。

很多事情看似比我們巨大。

但其實是我們不斷把自己縮小。


你可以是格列佛,也是慌亂逃竄的小人兒。


端在信念。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