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學生的畢業典禮。

我的班還沒畢業,我不必非得到場。

沒參加,一方面是因為純粹想睡晚一點。

另一方面,是避開尷尬。 

畢業不免俗總是要傷心的。

你站在那裡,旁觀著那麼濃重的氛圍。

偏偏你又不是要離開的那個人。

這種感覺,不是你坐在台下,看台上的人哭。

而是你也在台上,旁邊的人都在哭。

不能徹底旁觀,卻又沒有明確理由可以加入。

這還不尷尬嗎?

我開始想像,我的班級畢業時,我會如何表現。

可不是想「我會不會哭?」

而是想「我會哭成多慘啊?」  

不管小朋友是怎麼想,覺得終於脫離妳的魔掌,

還是跟妳不熟,不足以構成傷心。

但我的想法很簡單,妳養一盆花草三個月。

枯萎了,妳都還會有那麼一絲心疼。

更何況是陪了三年,讓你費盡心思,

管教,控制,保護,陪伴,怎麼說都行,

總之是花費了妳三年青春的一群傢伙,即將離開。

喔,我想我會哭的梨花帶淚。



很快,那一天很快就到了。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