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是水做的。」人們這麼說。
 
女孩們因為戀人而流淚,因為友情而流淚,
因為各種或大或小的理由,把感受化成鹹且冷的液體,
安安靜靜緩緩劃下,在臉頰形成傷心的透明線條。
 
女孩們的淚水,其實是一種敏銳。
敏銳,對於這世界,也對於她自己。
 
然而,我卻異常的很少哭。
 
不論是受了委屈,或是看了電影,或是碰上寂寞。
大部分的情境和因素,都沒能驚動我腦中掌管淚水的部位。
有人說這樣叫堅強,有人說也許是理性,有人認為少哭眼淚才珍貴。
 
 
其實一切都不是原因。
 
世界上有額度的,不只是金卡銀卡任何卡。
傷心,如果抓不準用度,妳的流淚權限也可能會被中止
 
 
很多年前,我愛上過一個男孩,然後用天真畫出一個純粹的風景,
風景裡面有海面吹來的風,
兩人走向遠方的身影,拉長融合成趣味剪影。
鞦韆空著,只有微風坐在上面輕晃。
蹺蹺板應該是淺藍色,由我坐左邊,而他會一直在右邊。
 
 
畫面之所以美好,是因為可以凝結。
情感之所以美好,則是因為無法凝結。
 
在那段關係裡,我很驚訝的發現自己故障成水龍頭,
懊惱而無助,找不到止水的開關。
 
故事結束了很久,我還是修不好水龍頭。
滴滴答答,傷感揮之不去。
 
直到有一天,我不再哭了,
這才發現淚水的額度,原來也是定期限量。

 
原來我們沒辦法傷心太多次。
 
 

女人是水做的,人們說。
淚水像卡片一樣有額度,人們沒說。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