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仁兄路上是遇到什麼慘事啊?
我看著他逃難般的身影,心裡納悶。

眼鏡男的頭髮凌亂不堪,活像被暴雨蹂躪過的鳥窩。
舊T恤的領口寬寬鬆鬆的,上面有...恩…..有史努比的圖案。

然後我想起了我爸。

我爸年輕的時候,是個身高180的帥哥。可是帥歸帥,他們那個年代的男子好像都中了某種不名的詛咒:
上衣一定要緊緊的紮在褲頭裡。

我老爸留下的大量帥氣寫真照,血淋淋的證實了這個詛咒的存在。
還好時代在進步,詛咒也會過期,現在這般復古風情已經不多見了。
除了….在眼鏡男身上……
他的史努比T恤緊緊紮在褲子裡,腳踝露出一截白色的襪子。我真想介紹三十年前的老爸給眼鏡男認識,他們一定會一拍即合。

匡宇點點頭,示意眼鏡男找個位置坐下。
他老兄一邊不停鞠躬說抱歉,一邊慌慌張張走向我身旁的空位,途中絆到了一個學員的腳,步伐踉蹌只差沒有臉孔著地。
更多的抱歉,慌亂追加。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眼鏡男的屁股著陸在座位上,轉頭給了我一個苦瓜般的笑容。
嘴角緊緊抿著,眉毛微微下垂成八字。

這個笑容我見過。
 
 
二年三班的教室,下課時間。
小小的教室空間,滿滿擠壓著笑鬧聲音。
三五個男生撲倒彼此,玩著招式古怪猥褻的摔角遊戲;幾個女生圍著桌子嘻笑談天,分享梳子、鏡子和八卦話題;一罐洋芋片在大家手上傳來傳去,一個不小心零食碎片灑了滿地;黑板上,老師的課堂重點佔滿墨綠色版面。飛揚凌亂的五言絕句旁邊,點綴著才剛被劃上去的井字遊戲。

三戰兩勝,圈贏過叉。

我坐在座位上,盯著黑板。
這是我轉到二年三班的,第四天。
 
如果地球人誤闖進外星人的派對,應該怎麼辦比較好?
裝熟?自閉?自high?擺臭臉?
好像都可以,又好像都不太適合。
拿捏的好,地球人跟外星人也許可以來一場跨銀河的星際友誼;一個應對不當,外星人可能會群情激憤,把地球人踹飛成一顆流星。

手足無措。
我的心情就是這四個字。

感謝上帝,創造「發呆」這個超級無敵好用的人類行為。
裝熟的人讓人生厭;自閉的人看起來不好相處;自high的人跟瘋子只有一線之隔;擺臭臉絕對顧人怨---只有發呆,是最萬無一失的上上之選。

發呆,照字面上來講就是腦袋空空。
其實,發呆這個行為蘊含了無限的可能性和發展性。很多天才都喜歡發呆,牛頓就是在蘋果樹下面發呆,才會被果子打個正著而發現萬有引力﹔很多美女也喜歡發呆,當她們眼神飄邈的望向窗外,不知道會電死多少剛好飛過的鳥類,所謂的「沉魚落雁」指的就是這個吧。

總之,我很認真的發呆。

幾天過去了,沒有發現什麼了不起的定律,也沒有任何一隻飛鳥為我墜落。
---我甚至沒有半個朋友。

下課對我來說,變成一種自尊上的凌遲。
沒有人來問我要不要一起上廁所,沒有人找我去合作社,沒有人跟我借上課筆記,甚至沒有人發現我的存在!
沒有跨星際友誼,沒有被踹成流星,我像是被透明死光照射到的孤單地球人,整個人被忽視到極點。

這節下課,就跟我之前度過的三十二個下課一樣。
唯一的行程,發呆。

我數著黑板上的井字遊戲,總共有幾個圈圈和叉叉。

唉。

「妳要不要吃餅乾?」
繼續發呆,反正這話不是對我說的。
「新同學,妳要不要吃餅乾?」對方又重複一次。

我一震,轉頭。
終於有外星人肯跟我說話了?

一個眼睛瞇瞇的男孩,手裡捏著一包餅乾,靦腆的對著我微笑。

他叫阿塞,我的第一個朋友。



~~to be continued~~



全站熱搜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