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班後就很懶的再動用到腦神經,通常都直接用屁股接管我家客廳沙發,再不然,頂多同時掌管電視遙控器,頻道轉來轉去一兩個小時就溜掉了,伸個懶腰走回房間,打開電腦上網隨便亂逛亂看,一轉眼就已經三更半夜了。」
「然後……」阿塞皺著眉頭,怎麼都想不到之後要再接什麼。

「上網隨便看看?看啥?網路美女圖?」我促狹的斜睨了他一眼,伸手再刺穿一個貢丸的腦袋。
「……」他嘿嘿,不自在的用掌心搓著桌面︰「也有啦,就不小心看到阿。」還在裝順便。
「你平均每天會花多久的時間,看網路上的美女照片?」我很直接的拋出問句,用問學生"你昨天回家有沒有唸書"的質詢口吻。
「還好啦……」阿塞用一點都不還好的眼神,迴避我的視線。
「一個小時?」繼續質詢。

被告阿塞坐在證人席,一臉侷促不自在。

「兩個小時?」我提高音量。
「不……不太確定……可能吧。」阿塞頭越來越低,臉頰滑下一道冷汗。
「三個小時?」我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身子向阿塞逼近。
 「不然沒事情做阿……」阿塞的腦袋幾乎要扣到牛肉麵碗裡面了。

網路美女照片的超高點閱率,其來有自。
看來阿塞和他的食指以及滑鼠右鍵,聯手扮演了功不可沒的角色。

幻滅是成長的開始。
我把課程上告訴學生的「千萬不要輕易相信網路美女照片」理論,再重新對阿塞原音播放一次。
阿塞的表情跟那些小男生一樣,半信半疑又不置可否。

「看美女照片有益打發時間,無益內涵精進阿!」我故作沉痛的隔著桌子對阿塞呼告:「撥出一些時間,扶老太太過過馬路、幫街坊鄰居撿撿垃圾,做啥都好。」
說真的,我一時之間也想不到可以提出什麼具體建議。

「還有,你既然有時間泡在網路上,倒不如抽空去瀏覽一些男性服裝搭配的網頁。」我補充。
這一點對阿塞來說異常的重要。

我提出建議的有力理由,來自桌角旁他伸出的右腿。
往上看,是緊緊紮在褲頭裡的橘灰條紋毛衣﹔往下看,是褲角露出的紅色厚襪子。

美術史裡,各類藝術流派多的不可勝數。
有人堅持畫的寫實又逼真,才是好作品;有人覺得顏色鮮豔對比強烈,挑動視覺才算是藝術;有人認為只要捕捉一瞬間的光影,就是永恆的美;有人覺得胡搞瞎搞,隨心所欲就算創作;更有人覺得藝術根本就死了,所有的創作都只不過是藝術家自己玩自己爽的行為罷了。

換句話說,所謂的美感,其實是一種很個人化的感受方式。

說不定,阿塞的特殊服裝品味就像臭豆腐,第一次聞到會想大吼「誰沒洗腳阿!」第二次入鼻會開始發現一種隱約的香氣,第三次入口則能體驗到無可取代的美味。
基於以上具有雅量的說法,我再一次從頭到腳審視了阿塞的穿著。
 
很遺憾,我無法凝視他的造型超過三秒。

「聽為師的一句話,你還是趕快回家看看服裝搭配網站吧。」
 我沉痛的閉上了眼睛,龐大的人性良知不允許我說謊。
阿塞看了看我的表情,解釋道︰「這件上衣是我媽買給我的生日禮物,不穿的話她會傷心。至於這個襪子的顏色,我就剛好剩下這一雙是乾淨的,沒得挑嘛。」他一臉無辜。

「那如果你不把衣服紮在褲子裡面,會怎樣?」我壓抑不住,終於直接問出口了。
這麼多年來,這是一直藏在我心中的一個謎團。

「恩……不紮的話……」阿塞垂下眼睛用力思考,表情認真到令我不敢打斷。
然後,抬頭。
「我會覺得很怪。」他堅定的回答。

這傢伙是認真的。
我嘆了口氣,用一種默哀的姿勢把頭折向大碗公,繼續吃著已經涼了的牛肉麵。
 
 
宅不孤,必有鄰。

這句話翻成白話的意思就是:身為一個宅男,你絕對不會孤單,因為你一定有其他宅的跟你不相上下的好朋友。
不知道「物以類聚」這個成語是誰發明的,但是我真的很想一掌拍在那個人身上,跟他說:「你真的超猛,這句話說的對極了!」

週末夜晚,我終於見到了阿塞傳說中的好朋友,咕嚕。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貝兒老師 的頭像
貝兒老師

貝兒老師上課了!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